公告版位
YOI深坑。

他的男孩有多麼美好耀眼,他就有多麼想遮住他的男孩的雙耳雙眼,不讓他直面所有衝他而來的尖銳惡意。

 

但他的男孩總是用那雙好看的手拿下他的,輕輕握住,用著最溫柔的聲音說,丹尼爾,我沒事。

 

怎麼可能沒事。

 

他低聲回應,埋在男孩的頸邊嗅聞,鼻間是最普通的肥皂香味和宿舍統一的洗衣粉味,但是綜合男孩的體溫後,他想,如果安心可以聞之,那麼一定就是金在奐的味道。

 

他稍稍加緊了擁抱的力道,懷中的男孩明明說話都還帶著鼻音,卻仍是用歡快的語調輕拍他的背脊,說,丹尼爾現在好像狗狗啊。

 

他沒有立刻回覆,閉上眼,此刻他開始痛恨自己的渺小自己的無力,恨那些把傷害加諸在男孩身上的人,也恨自己在他的男孩受委屈時不能把男孩撈到自己身後替他擋著。

 

……我生的這麼壯有什麼用。

 

他鬧脾氣似的說出口,他的男孩愣了一下,拍著背的手移到他的頭髮上輕柔的撫過。

 

說什麼呢,我可是很羨慕我們丹尼爾的。

 

他依然擁抱著他的男孩,明明他是要來安慰男孩的怎麼又換了角色?思及至此他蹭了兩下男孩的頸邊才抬起頭,手仍是環在男孩的腰間。

 

男孩看著他的臉終於笑了出來,他伸出手撫過那發紅的眼角,指尖染上微微濕意,要是他沒有闖進大房間,他的男孩落下的眼淚就永遠不會有人發現。

 

 

男孩彷彿能夠窺探到他的內心,臉上帶著與平時無異的淺淺微笑,纖長的手指撫著他的臉頰,他說,沒關係,丹尼爾,我可以面對。

 

只要在結束後,讓我擁有你的胸膛你的肩膀。

 

他又緊緊擁住他的男孩,他讓男孩伏在胸前,濡濕的襯衫和足以撕心裂肺的哭泣讓他恨不得把男孩揉進體內。

 

 

他希望他的男孩能夠一直無憂無慮的唱歌,但是他們選擇的現實並不允許這樣的盼望。

 

男孩只是哭著沒有抱怨,他也只是緊緊擁著,因為這便是他們唯一的急救措施。

 

他拉開男孩,他的男孩像是要把所有積壓著的委屈疲倦和其他超過負荷的負面情緒都哭出來般,哭得太用力以致像溺水的人般大口吸入氧氣,哭吧哭吧,他邊喃喃念著邊一次次吻去男孩太多的悲傷。

 

把你的悲傷都哭出來吧,讓我再用所有美好把你填滿。

 

倘若這世界讓你失望,請別忘了我的懷抱永遠為你而敞。

 

我的男孩。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塔米 的頭像
伊塔米

撥雲見日

伊塔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