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維x編輯勇

△時間軸比(當繁花落盡)

△小學生文筆

ooc屬於我

△維恰有點自戀

#

他和勇利也已經共事三個月了。

期間他非常乖巧的交出了一篇雜誌專欄的散文、幫克里斯救急的短篇小說、接受了一次專訪,一個月前甚至還交出了已經積欠半年的小說續集。

躺在床上翻身看了眼床頭的鬧鐘才知道已經十一點逼近中午了,終於願意起床的維克托撓撓頭髮,打著哈欠走進浴室洗漱,刷牙時看著鏡子裡和昨天一樣帥氣的自己不禁感嘆起上帝果然是不公平的,給了他如此端正的外貌還賦予了他奇蹟般的才華。

吐掉嘴裡的漱口水,打理了一下頭髮後維克托滿意的看著鏡子裡神清氣爽的模樣,果然那個被稱為他的接班人的尤里奧還是不及自己的十分之一呢。

踏出浴室走到衣櫃前,維克托思考了一下連載的那篇小說截稿日是什麼時候。

想了大約一分鐘還是想不起來,那大概就不是今天了吧。

那就出去玩吧。

維克托愉快地決定了今天的行程。

#

提著逛街的戰利品回到家時,維克托還在感嘆日本人的英文實在有些難聽懂及擔心馬卡欽今天只餵了中午那次牠會不會太餓,但還沒見到馬卡欽他就先在自家門口見到了一個日本人。

英文說得很好,沒有口音的那種。

他的小編輯孤單的坐在門口,膝蓋上放著筆電似乎還沒有結束工作,慘白的螢幕光映在勇利臉上,掛在眼睛下的兩個黑眼圈愈發明顯,襯得對方格外虛弱。

「勇利?」維克托帶點心虛的輕聲呼喊了他的責編,大男孩抬頭望向他這裡,原本無神的雙眼在與他對上視線的瞬間亮了起來。

然後他收到了一個冰涼的擁抱。

啊,勇利到底坐在外面多久了?

這個擁抱很短暫,短到維克托問不出剛形成的疑問就被小編輯抓著自己雙手過大的力道和顫抖的身子給嚇得噤聲了。

他沒有遇過這種情況。前幾個責編遇到他拖稿總是在電話裡臭罵他一頓,次數一多用不了多久他就又會接到美奈子通知隔天要見新責編的電話。

那麼這個小編輯在做甚麼呢?維克托手中提著購物紙袋,看著對方的黑髮想,剛剛勇利放開了抓住他的手,轉身收拾丟在地上的物品,囁嚅的說了句維克托我們趕快進屋吧順帶小心翼翼地瞥了他一眼,對上視線的瞬間又縮了回去。

好像有點可愛。

維克托從大衣口袋掏出了家裡鑰匙遞給對方,進了門之後他先將紙袋放到了餐桌上,然後才回到門口脫下大衣。

其實他的大衣平常不會掛在門口的,只是……

維克托伸手摸了勇利的外套,材質普通,有點薄,並不是非常保暖,而這件外套現在摸上去異常寒冷。

維克托蹙眉,心底再次浮起剛剛的疑惑,伴隨著的還有是不是該給對方備用鑰匙的問題。

「維克托?怎麼了?」維克托回頭看向站在身後的勇利,他的責編已經沒了剛剛慌亂的模樣但嘴角不自然上揚的角度暴露出勇利正在逞強的事實。

回過神維克托才發現自己輕輕揉了幾下黑色的小腦袋,小編輯有些詫異的看著他,假意咳嗽了一聲收回令自己尷尬的手,說:「我們去沙發坐著吧,想喝奶茶嗎?」

勇利點頭走去沙發坐好,維克托去了廚房找了一會茶葉罐,又從冰箱拿出所剩不多的牛奶。

等待茶葉沖開的期間,維克托看著自己的手咂舌。

手感挺不錯的。

帶著茶和小點心回到客廳後,不意外的勇利又拿出筆電工作,自然的在對方身旁坐下,維克托抓住了勇利的手。

小編輯抬頭,焦糖色的眼底帶著困惑歪頭「維克托?」少女般的動作被對方做出來毫無違和感反倒是清純的可愛。

「嘴唇、有點乾了唷。」維克托拿了放在桌上的護唇霜,打開蓋子後用手指抹了一些,輕輕捏起勇利的下巴然後抹在對方乾裂的嘴唇上。

明明就是自己更口乾舌燥。

維克托藉著低頭旋緊蓋子的空檔吞了一口口水,指尖的觸感還沒散去,他突然覺得這樣的自己好像變態。

抬頭發現勇利比剛剛稍微紅了些的臉頰,有些可惜小編輯的反應沒有他想像中的大,但看到水潤的嘴唇維克托就覺得剛剛的自己特別機智。

起身假裝去整理購物袋的時候維克托假裝隨意地問了一直想問的問題,為什麼要坐在我家外面等我呢勇利,背對著對方整理卻遲遲沒聽見回答,這讓維克托擔心的回頭看了一眼,不看還好,看了卻讓自己徹底亂了手腳。

他的小編輯正在無聲地哭泣。

他急忙從餐桌前趕回勇利的身邊,從一旁擺著的馬卡欽面紙盒中抽了好幾張出來,胡亂的貼上對方的臉頰想擦去那些破壞可愛臉蛋的淚珠,勇利還是要笑著比較可愛,慌忙之中維克托腦海突然閃過這句話。

大男孩突然開口了,帶著濃重鼻音的嗓子尤其惹人心疼。

「為什麼維克托今天要這樣試探我呢?是我做得不夠好嗎?」

第一次見到勇利哭泣的維克托慌張地停下了手上擦拭淚痕的動作,發問:「勇利你在說什麼?跟我今天跑出去有關嗎?」

小編輯低下頭,維克托能夠看見對方的褲子被淚水染成了更加深沉的顏色:「我今天怎麼打電話都找不到你……美奈子老師說你只是習慣拖稿讓我不要在意,可是怎麼會不在意,維克托是我第一個正式合作的作家啊……」

「勇利……」

「還是我從小就崇拜的作家……今天我一直在想被這樣拖稿是不是維克托不喜歡我、所以用這樣的方式跟我抗議,我好害怕所以就直接衝過來了,對不起……」

「我怎麼可能會不喜歡勇利?」我恨不得現在將你用力擁在懷裡,揉進我的身軀給你溫暖,讓你不再哭泣。

維克托想,跪在勇利面前仰頭看著坐在沙發上的勇利,伸手輕輕撫摸小編輯的臉頰當作安撫「抱歉,我最不會安慰哭著的人了,親一下勇利的話,勇利就可以不哭了嗎?」

「才不可以呢!」音量突然提高,維克托看著因為哭泣而閃著光的眼,突然很想實行自己剛剛的提議「維克托只要和我一起合作不要拖稿就好了!這樣就是最大的支持了啊!」

好可愛。

明明眼前的人長相不算特別好看,頂多算是清秀,眼角還有淚滴掛著,鼻子流出了一點鼻水,但維克托還是覺得自己的日本編輯非常可愛。

「好。」他伸出手攬住對方,在勇利耳邊悄聲答應。

上帝已經給了他如此端正的外貌還賦予了他奇蹟般的才華。

現在又賜給自己如此可愛的天使。

所以說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受神眷顧呢?

維克托抱緊勇利,無奈的微笑。

TB會努力有C.

今晚完結啊啊啊啊啊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塔米 的頭像
伊塔米

撥雲見日

伊塔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