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維x編輯勇

△時間軸比(當繁花落盡)早一年

△小學生文筆

ooc屬於我

△不知道有無後續系列

#

維克托·尼基福洛夫。

性別男,27歲,俄羅斯籍作家,擅長各種風格的小說創作,並且跨領域執筆美食專欄及遊記,現正旅居日本中。

最近的煩惱是自己的髮際線似乎有點偏後。

最新的興趣則是調|戲被派來接手自己的可愛新手編輯。

並且樂此不疲。

#

那是來到日本的第一個冬天,氣象預報說東京極有可能會降下今年的初雪。

對此維克托其實沒有多大的興致,作為俄羅斯人,對他來說那些從天上緩慢飄下的白色固體早已沒有人們賦予給它們的浪漫之意,只剩下許多看慣的麻木及除雪的困擾。

維克托站在穿衣鏡整理了一下頭髮及圍巾,看了眼衣帽架上的帽子最後還是沒伸手去拿。

我的頭髮還多著呢。

邊這麼想邊將事先放在玄關的隨身物品放進大衣口袋,維克托拿著手套出了門,雖然現在時間還算早,晚個30分鐘再出門也不是太遲,但與新責編的第一次約會可不能遲到,雖然後頭好形象就都會被自己的習慣毀了但整體來說第一印象還是挺重要的、吧。

慢悠悠地走去車站,慢悠悠地搭上車再下車,來到出版社樓下時維克托拿出手機看了眼時間。

嗯,很好,沒遲到。

熟門熟路的搭乘電梯到了YOI國際出版社所在的樓層,維克托對剛好從茶水間出來的女職員微笑後,留下對方站在原地醒神,逕自走到主編辦公室打開門。

「美奈子,好久不見!」維克托帶著笑容坐到辦公室裡的沙發上,辦公室主人從電腦螢幕及文件檔案堆之中抬頭,雙眉緊蹙著顯示情緒煩躁,大概是沒腦子的上頭又交代了奇怪的任務,連帶說話語速也比平時快了些:「哈?!我不是讓你一個小時後出現嗎你怎麼現在就來?!」

真懷念以前那個一見面就對著我尖叫,還紅著臉捧著書要我簽名的美奈子啊。

俄羅斯作家在心中嘆氣,明白眼前女人不是好惹的於是收起了玩鬧的態度以免殃及池魚:「我來提前看看新責編的,畢竟是要照顧我的不可愛不行呢~」

美奈子主編翻了一個完美的白眼:「可愛有用的話前面幾個就不會被大作家你逼到辭職了,而且責編又不是給你暖床的要可愛幹嘛?」邊說邊拿起桌電打了分機讓人進來辦公室,掛掉電話後美奈子揉揉太陽穴然後說「維克托,這次給你換的責編是我最得意的愛徒,你最好不要摧毀他的夢想嚇走他。」

維克托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就聽見叩叩兩聲敲門聲響起,美奈子說了句請進後才開門。

維克托首先注意到的是對方鼻樑上那副有些老土的半框眼鏡,接著才看見鏡片後普通的褐色眼睛及鼻子下方因為待在空調房而顯得有些乾燥的唇|瓣。

「雖然感覺挺可愛的但好普通啊,而且臉頰好像有點圓?話說那肚子是大的連衣服都遮不住了嗎?」

「咦、欸對不起……」

「維克托你剛剛對勇利說什麼!」

咦我剛剛把心裡話說出來了嗎。

算了先不管這個「美奈子妳說他叫勇利?這發音不就跟尤里一樣嘛!」

「對啦尤里現在也是勇利在帶的,哦為了方便區分你的小徒弟現在叫做尤里奧。」美奈子放鬆身體將重量都放到椅背上「這不重要,維克托快點跟勇利道歉!」

瞥了一眼站在門口臉色通紅顯得侷促的日本編輯,維克托站了起來,快步走到門邊拉起小編輯的手對美奈子說:「好啦——那我現在就帶他出去賠罪了,掰掰!」一說完就拉著青年的手逃出辦公室,將主編大吼的聲音拋在腦後。

到了樓下之後維克托才鬆開小編輯的手,果然對方又是瞪大眼睛一臉懵逼模樣。

姑且算有點可愛好了。

維克托在心中嘀咕,突然聽見一個男音在問他要不要吃些什麼。

聲音有點軟糯,維克托猜那是因為面對自己的不確定及退縮,還有點壓抑過的激昂興奮,維克托可沒有錯過剛剛對方進門時一看見自己眼裡所迸發的光亮。

雖然立刻被自己的話給澆熄了,但是那個瞬間小豬真的挺有趣的。

「勇利喜歡吃什麼就帶我去吃吧!作為作家了解責編的喜好及生活比較方便呢——對了叫我維克托就好了唷!」

「啊好的,我知道了維克托請跟著我走……」

#

維克托在日本也已經住了幾個月,今天第一次吃到日本有名的炸豬排蓋飯。

好吃到不小心脫口出俄語,維克托吃的毫無形象,扒完碗裡最後一顆飯粒後,維克托意猶未盡的舔脣,將目光重新放到坐在對面,因為自己吃得香而感到開心的勇利。

好像比剛剛可愛一點了。

維克托眨眨眼,有些懷疑起自己的視力了,是在電腦前坐太久了嗎?明明就是隻小豬而已,哪有什麼可愛嘛。

站起身甩掉多餘的想法,維克托走出店門外,等了會付帳的小編輯,對方出來之後,維克托放慢了自己的腳步,與對方並肩走在街上。

「勇利,」維克托側頭看了眼小編輯「剛剛在辦公室說的都是開玩笑的,不要放在心上喔。」

結果對方卻擺擺手,笑得有些不好意思「維克托才是不要在意啦……我是易胖體質,壓力一大亂吃東西就很容易胖起來。」

維克托停了下來,連帶勇利也跟著停下腳步,鬼使神差的,維克托帶著手套的手捏上了對方軟嫩的臉頰。

下次應該先把手套脫下來的。

維克托想,靜靜地看著似乎又陷入慌亂的小編輯。

天空突然飄起了雪。

輕飄飄的,勇利發現後眼神瞬間亮了起來,伸出手接到雪花後即使融化了也笑得開心。

維克托,你看,是初雪耶。

他捧著融雪,笑著這麼說。

看著勇利的笑,維克托聽著自己逐漸加快的心跳,突然覺得日本的雪似乎沒有俄羅斯的那麼無趣了。

而眼前的人似乎也沒有初照面時的那麼普通了。

在初雪降臨的現在,勝生勇利。

明明就閃閃發光的啊。

tb不知道有沒有c.

看完第十話之後覺得要讓維恰先喜歡上勇利於是初雪誕生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塔米 的頭像
伊塔米

撥雲見日

伊塔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