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的)黑子的籃球

*赤司征十郎x黑子哲也

*對不起我沒有絕對王攻千華醬(我好想下跪磕頭道歉

*帝光時期

*腐向

*慎入

 

 

 

黑子哲也在那一天不曉得發了甚麼神經。

明明可以像平常一樣直接與空氣同化走人的不是嗎、但是回過神來卻已經站在某個人影的前面說著「我相信他」

於是兩人突然有了交集。

 

-------

「小黑子~~~~」黃瀨一如往常的黏在他的籃球指導員身旁。

說真的,很煩。黑子默默的拿出等會訓練要用到的器材,眼神也瞥向那位一軍的王。

為什麼會突然邀請他進入籃球部呢 ? 據他所知,帝光籃球部並不是那種軟弱的需要他的力量才能有些微起色的弱小社團。

何況黑子自己也知道,他根本沒甚麼力量。

那為甚麼要突然邀請他 ? 還要在之後突然把這隻黃金獵犬交給他呢 ?

不過慢慢回想起之前的情景,那畫面....

與其說是帝光隊長正在邀請他認為有實力的人員入部、倒不如說是氣質尊貴的黑道老大正在向人勒索吧 ?

黑子哲也無來由的起了寒顫。

---------

 走在回家的路上黑子哲也喝著香草奶昔一邊思索著今天被那隻黃金獵犬所打斷的問題。

話說回來,自己也很奇怪阿,明知道不擅長體育的不是嗎、怎麼還會這樣糊里糊塗的就答應了呢 ?

說到底,還是因為那個人的高威壓吧。黑子哲也嘆口氣,抬頭,眼睛有點不意外的又看到了之前的畫面。

阿阿,這好像是他們有所交集的開端吧 ?

黑子哲也大步跨過去。

 

「我相信他。」

 

---------

「赤司君為什麼會被纏上呢 。」與隊長赤司並肩走在路上的黑子神色淡然,拋出了一個問題給赤司。

「阿,哲也不知道那是三軍的人嗎 ?」

「嗯,的確不知道。」

「.........」

「但是赤司君會被纏上的理由可能知道一些。」

「哦 ? 」赤司挑眉。

「一定是赤司君太過囂張了吧。」

 「..........」

「.........」

「明天的訓練你加跑20圈。」

「..........」

 

-------------

再次醒來時映入模糊視線的是一團紅色。

嗯 ? 是新來的經理嗎 ?

不過有些變聲的嗓音讓他打消了這念頭。

「赤司君不用訓練嗎 ? 」

「哼哼,我可不是那種訓練超慢最後還會昏睡了一個下午的人」赤司頓了頓,然後補充「現在已經訓練完很久了。」

「是嗎。」

.

.

.

.

「赤司君為什麼要留下來呢。」

「嗯,說為什麼的話.....」赤司俯下身,在黑子耳旁說著「你猜猜看 ? 」

「.......想不到赤司君意外的幼稚。」

「想不到面攤哲也竟然這麼毒舌。」

「謝謝誇獎。」

「彼此彼此。」

.

.

.

.

「哲也,如果我這時候講了一句很莫名其妙的話,你會相信我嗎 ? 」

「不管怎樣我都會相信赤司君的。」

「那....哲也,我喜歡你。」

 

 

Fin.

 

-------

對不起我沒有絕對王攻千華醬(撞牆ing

我爛尾了我爛尾了我爛尾了我爛尾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塔米 的頭像
伊塔米

撥雲見日

伊塔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