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go
*霧野蘭丸x神童拓人
*虐(下篇應該會有甜+閃?)
*BL向
*慎入

 



雷門足球場上,兩位少年的默契其佳無比。
「隊長 ! 」其中一個少年大聲呼喚,把球傳到了另一人腳下,他,是一年級的松風天馬。
接到球的少年,立刻往前衝,那無言的默契,使得他們是多麼的般配。
球,又再度回到那名為松風天馬的少年腳下,傳球者,神童拓人,雷門足球隊隊長。
手臂上的臂章是何等耀眼,彷彿正宣誓著:「能與我搭檔的,只有松風天馬 ! 」
這一切,看在旁人眼裡,是多麼的刺痛。

「霧野學長 ! 」後衛們的訓練,無法將霧野的心拉回球場,直到監督把他叫到場邊。
「霧野......最近怎麼了呢 ? 很不專心呢。」監督耐心的詢問著霧野。
「......監督......這幾天我可不可以請假 ? 」
「唉,好吧,不要太勉強自己,有事要說出來。」
「謝謝監督。」
道完謝,霧野離開了球場,但腳步卻不是往社辦前進。

來到了一棵櫻花樹下,細細撫摸著櫻花樹,背影,帶著一絲落寞。
坐了下來,輕輕閉上眼,感受著徐徐微風。
每當他失意時,總會來到這裡,讓自己心情平靜。
只是,那總坐在自己身旁的灰色蹤影,不見了。
從前那個凡事都要自己照顧的神童拓人,已經不需要自己了嗎 ?
當名曰「愛」的感情悄悄住進心裡,是不是意味著,自己要首先退出這場遊戲 ?
一滴淚珠,從白皙的臉龐落到了地面上。以傷心的感情,灌溉著大地。
緩緩睜開雙眼,平時總是閃耀著的藍色眸子,此時,蒙上了一抹霧氣。


眼前,似乎出現了某個場景。
「欸 ! 拓人,我們來比賽撿櫻花 ! 要整朵的那種喔 ! 」扎著兩條馬尾的男孩說。
「好啊 ! 好好玩喔 ! 」臉頰紅撲撲的灰髮男孩,眼睛閃閃的說著。
撿著撿著,灰髮男孩跌倒了。
「嗚哇......好痛喔......」
「好啦......拓人不哭不哭,痛痛飛走~~」
「真的不痛了......」
「對啊~這是我媽媽教我的唷~走吧,我們回家~」
「嗯 ! 」


童年時的景象依稀在眼前播送,霧野嘴角揚起了一絲弧度。
微笑 ? 不,現在的自己,已經不知道怎麼微笑了呢。
這是個,苦笑。
意識到這點的霧野,頓時,眼角充滿著液體。
他屈起膝,把臉埋在雙肘之間,然後,放聲大哭。
有多久沒有這樣哭過了呢 ? 好像是遇見神童開始吧。
霧野的意識,慢慢的......

碎裂。
===========
「神童 ! 不好了 ! 」隊中一向成熟的三國太一,此時急速的跑向還在足球場上與天馬練習的神童拓人。
「三國學長 ? 怎麼了 ? 不是回去換制服了嗎 ? 」神童拓人停下練習,歪頭看著三國不甚整齊的外衣問道。
「先不說這個了 ! 神童,我剛剛聽很多同學都在說霧野昏倒了 ! 」
「咦 ! 那...那霧野在哪裡 ?! 」
「聽說被送去醫院...欸 ! 神童 !」
神童連隊服也沒換下,就跑出了校門。
===========
「請問哪位是霧野蘭丸的家屬 ? 」
「呃、我是他的足球監督,家屬還沒趕到。」
「醫生 ! 請問霧野怎麼了 ! 」
「神童 ! 冷靜 ! 」

似乎已經看慣了病患家屬著急的樣子,主治醫生口罩下的嘴角微微揚起,答道:
「沒關係。霧野蘭丸只是由營養不良引發的貧血,沒甚麼大礙,但為了觀察情況,必須住院一天,出院後好好休息就好了,但休息期間不能做激烈運動。」
另一方面,霧野也從檢查室送了出來。
「真是的 ! 圓堂你這個監督很不關心隊員耶 ! 」負責霧野病床的久遠冬花瞪了圓堂一眼。
「好啦好啦.......」
===========
「唔......這裡是,醫院 ? 」
「霧野你醒了啊。」幽幽的聲音從左側傳來。
霧野整了整情緒,毫無破綻平靜的說了聲「嗯。」嘛、他已經不是第一次在神童面前掩飾情緒了。
「霧野......」幽幽的聲音再次傳來,裡頭還夾雜著些微微的哭腔。
「好了,我沒事,神童你別哭了。」至少,別在我面前哭,我已經退出了這場感情,我已經不是過去那個能繼續守護你的霧野蘭丸了。
「霧野......你讓我很擔心......」
「......對不起。」
「不要跟我說對不起......」
霧野微微側身看著神童,抬起手,卻又縮了回來。
「神童......」
「嗯 ? 」
讓我任性一次吧......「我愛你。」
神童不語。
霧野的視線看向窗外那棵櫻花樹「真的好愛你。」
「我也愛你啊。」神童開口。
霧野輕笑,但笑裡,卻遍尋不著名曰「快樂」的情緒。
「神童,我說的可不是友情的愛喔。」
「我知道啊,我很愛......霧野。」
「欸 ? 」
「我真的,很愛蘭丸喔。」


TBC.

------------
原諒我斷在這裡....
寫到後面整個文不對題啊......
後面的感覺完全不對了...(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塔米 的頭像
伊塔米

撥雲見日

伊塔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