邕丹奐大三角,奐尼中心

 

勿上升到真人,OOC我的

 

第一次寫三次元同人就喜歡上極圈大三角QQ

 

小學生文筆

 

09.

 

提著下午蹺掉系上必修課溜出去買的八人份禮物踏進餐廳,金在奐對著迎面走來的服務生報上尹智聖的名字,隨後就被帶往較裡面的一間包廂。

 

智聖哥今天大手筆啊。向幫自己開門的服務生道了謝,金在奐一進去就發現所有人都等著自己。

 

「哈哈,大家都這麼早來啊。」絲毫不覺得愧疚,金在奐往剩下的那個空位──黃旼炫和朴佑鎮中間,姜丹尼爾和邕聖祐坐在黃旼炫隔壁──坐下後,就看見正好在自己對面的尹智聖朝他翻了白眼。

 

「在奐啊是你遲到了,等等罰三杯酒啊聽見沒!」尹智聖從桌上拿起一罐啤酒朝著金在奐晃晃,河成雲則跟著點頭起鬨。

 

「罰酒罰酒哈哈哈!」

 

「呀,還有未成年小孩呢哥真是。」金在奐往自己右手邊看去,這次座位恰好分成成年組一半未成年組一半,未成年的高中生們杯子裡都已經裝滿了褐色液體,金在奐拿起樸佑鎮的喝了一口,是烏龍茶。

 

「哥那是我的 ... ... 」樸佑鎮看著自己一下子少了半杯的烏龍茶弱弱的抗議,旁邊的朴志訓拍拍他的肩膀,又幫他重新裝滿。

 

金在奐剛想回些甚麼就被包廂的開門聲打斷,服務生托著盤子走進來上菜,他聳聳肩,把還放在腿上的禮物袋子擱到地上,打算等吃飽飯之後再分發。

 

 

 

啃著手中剛剛從孩子們手中搶下來的雞腿吃得正香,金在奐本來想和黃旼炫炫耀下手中的雞肉,一轉頭卻剛好看見姜丹尼爾把菜包肉餵進邕聖祐的嘴裡。

 

金在奐眨眨眼,身體比起腦袋還要快作出反應,還沒產生甚麼酸楚的情緒他就先勾起嘴角朝著他的室友壞笑調侃:「喂喂那邊兩位先生,你們對面還有高中生 OK ?」

 

黃旼炫看了他一眼,然後似乎往自己的杯子裡又加了些飲料但金在奐沒去在意,他現在笑吟吟的,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像個找碴的損友。

 

「呀金在奐你不酸一下我身體不舒坦是不是。」隔了一個黃旼炫的薑丹尼爾低下頭又包了一個菜包肉沒好氣地回答,接著在眾目睽睽之下起身走過來扳開金在奐的下顎,把那捲菜包肉送進還滿是雞腿肉的嘴裡「想吃就給你給你給你。」

 

坐在位置上的邕聖祐首先笑了出來,接著賴冠霖的拍手更讓全場反應過來開始狂笑。

 

金在奐朝已經坐回位置上滿臉笑容的薑丹尼爾豎起中指,嘴裡滿滿的食物讓他暫時失去說話能力,他悻悻然的嚼著自己嘴裡的食物,終於後知後覺嚐到在心裡蔓延的酸澀。

 

那又能怎麼辦呢,畢竟是自己選的路。

 

冷靜下來後他聽見河成雲突然嚷嚷著是誰把酒拿給旼炫的,金在奐吞下口中已經被嚼得差不多的食物,轉頭想確認自己學長的狀況,眼前的畫面在轉頭的瞬間卻變成黃旼炫放大了好幾倍的臉,而他的唇上傳來了溫熱柔軟的觸感。

 

甚麼鬼。

 

在他搞清楚狀況之前眼前的人又被拉了開,而他愣愣地看著姜丹尼爾揍了黃旼炫左邊的臉頰,後頭的邕聖祐跟著揍了右邊臉頰之後才把繼續想補幾腳的姜丹尼爾拉開,接著他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姜丹尼爾!你發什麼瘋!」回過神的金在奐顧不得自己此刻複雜的情緒,飛快的思考後他在心裡嘆氣,知道目前只有站在旼炫哥那裡才不會讓自己的情感露餡也才不會讓大家的感情有任何動搖。

 

儘管在以他為中心的幾個人之間,大概早就開始產生細縫了。

 

「我發什麼瘋——?金在奐你看清楚,黃旼炫剛剛強吻你!」姜丹尼爾赤著雙目怒吼,金在奐分神想著還好這裡是包廂不會打擾到其他客人。

 

金在奐蹲在黃旼炫旁邊檢查了一下臉上的傷,已經開始紅腫了,嘴角也被撞破,怕是要一陣子才會好。

 

大略檢查過後他稍稍放心下來,黃旼炫不是會追根究柢的人,何況這件事真要說起來是他本人有錯在先,只要沒喝醉沒親他就不會有這些事。

 

只是誰也沒有想到丹尼爾會動手吧。金在奐心裡亂成一團,看見尹智聖已經把未成年的孩子們帶去一旁了,心裡更是對大家感到抱歉。

 

他看見智聖哥對他點點頭,金在奐抿起唇,別開眼不去看對方。

 

此時姜丹尼爾已經比剛剛冷靜得多,金在奐在心裡又歎了一次氣,該來的還是要自己動手。

 

他緩步走到已經被邕聖祐壓在椅子上的薑丹尼爾面前,隨手拉了一張椅子後他也坐了下來,先拉起姜丹尼爾的手看了幾眼,絮絮叨叨的唸這下回去家裡還要幫你包紮幸好你用的是左手要是用右手舊傷又復發了怎麼辦,接著又執起邕聖祐的手跟著唸哥你怎麼跟著姜丹尼爾一起衝動了。

 

確定沒有大礙後金在奐放下兩人的手,竭力平靜的雙目這才對上姜丹尼爾微微上佻的桃花眼。

 

已經多久沒這麼認真的看這雙眼睛了呢?因為太過畏懼自己會在某個不經意的瞬間流露出喜歡的情緒,他已經很久沒有直視過這雙眼了。「丹尼爾,你又不是不知道旼炫哥一喝醉就喜歡找人 bobo ,大家都被親過不是嗎?」

 

誰知道這段話又讓剛緩和了一些的薑丹尼爾炸起來,邕聖祐多加了些力道才沒讓人從椅子上跳起來「金在奐你不要告訴我你連舌吻和 bobo 都分不出來!」誰都沒有想到姜丹尼爾會在這是選擇突然大力甩開邕聖祐的箝制,冷笑著逼近金在奐捏著對方的下巴強迫金在奐抬頭看著他:「要不然我現在教你怎麼分辨?嗯?」

 

金在奐閉上眼,很快又睜了開來,眼底一片冷漠,今天姜丹尼爾太衝動,衝動得非常詭異,站在暗戀者的立場上金在奐或許要對這份衝動感到欣喜,然而作為邕聖祐與丹尼爾的共同好友,他必須為了好友的戀情斬殺一切可能阻礙他們的因素,即使是非常微弱的、姜丹尼爾可能喜歡金在奐的可能性。因此在他聽見姜丹尼爾說的話時,一瞬間他就聯想到並且對這個足以摧毀他們三人之間友情的可能性感到恐懼。於是此刻他選擇忽略了內心的疼痛,壓抑住眼底的酸楚,控制住聲音裡的顫抖。

 

他開口的瞬間包廂裡的所有人都不明顯的顫了一下。

 

他說。

 

「不需要你來教我,我分得出來。」話在這裡停頓了一下,「不過需不需要我提醒你,姜丹尼爾你是有男友的人?」

 

隨後金在奐拍掉了捏在自己下巴的手,並且推開姜丹尼爾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全場沒有聲音看著他動作,在心裡勾起唇自嘲地笑,他清楚明白自己在這場愛情裡沒有任何一席之地,也清楚明白姜丹尼爾和邕聖祐即使是情侶卻太過顧及自己的感受,而就是因為這份清楚明白他才更應該不惜讓姜丹尼爾受些傷也要讓對方看明白站在他身邊的是誰。

 

不是他金在奐而是邕聖祐。

 

他金在奐只能是最好的朋友,其他的不能再多了。

 

否則這個三角平衡會應聲垮下。

 

金在奐抬頭對到現在還沒說過任何一句話的邕聖祐交代自己今晚的去向。

 

「聖祐哥,我今天去智聖哥那裡蹭一晚,姜丹尼爾就拜託你了。」

 

 

TB總之我覺得應該會有C. 

丹邕一上線就開虐(遠目

在我心中奐尼大概是個不惜委屈自己也希望其他人過好好的人,心疼奐尼QQQ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塔米 的頭像
伊塔米

撥雲見日

伊塔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