邕丹奐大三角,奐尼中心

 

勿上升到真人,OOC我的

 

第一次寫三次元同人就喜歡上極圈大三角QQ

 

小學生文筆



 

01.

原來下雪了。

 

金在奐背著吉他走出酒吧,走了幾步便捧起飄至眼前的雪花,低溫的雪在他的手套上只停留了片刻便已融化,他盯著手套上雪融後留下的深色水漬看了半响,才長吁了口氣繼續前進。

 

他的身上除了背著吉他還背著一個斜背包,雖然背包不大,但他仍是從街邊櫥窗的倒影上看見了自己滑稽的模樣。

 

接近末班車的時刻街上幾乎沒甚麼行人,只有幾個同他一樣行色匆匆朝著地鐵站方向趕的路人,金在奐拉攏身上的大衣,加緊腳步往車站趕去。

 

今天是聖誕夜。

 

他進了車廂尋個空位坐下並卸下背後的吉他,打開包包確認兩份禮物都還安全無虞,沒有被壓壞了包裝,金在奐才像是終於放鬆了一樣吐出一大口氣,把自己向後摔在椅背上。

 

閉上眼聽著每一站的到站廣播,越接近目的地心情卻越來越說不出口的沉重,等到聽見了某個站名,才睜開眼睛揹起吉他下了車。

 

出了地鐵後他又重新感到寒冷,再一次拉攏大衣後金在奐踩著雪往家裡走去。

 

02.

 

從口袋掏出掏出鑰匙打開公寓門,金在奐從玄關看著一片漆黑的客廳又嘆了口氣。

 

果然沒人啊。

 

他脫了鞋子打開客廳大燈,雖然在樓下就看見自家的燈沒有亮著,但心底還是期待著這個特別的日子裡是否會有甚麼意想不到的驚喜。

 

然而事實證明這些期待,他原本就沒有資格期待。

 

回到自己的房間放下吉他,金在奐把包包裡的兩份禮物都拿了出來放在客廳矮桌上,他留了紙條,上面寫了兩份禮物分別是給誰的、聖誕快樂、明天我沒課不要叫醒我以及用他一貫戲謔的語氣調侃著他們的夜不歸宿。

 

文字果然是最能夠隱藏情緒的傳遞媒介呵。金在奐滿意地看著自己親手寫的紙條微笑,轉頭卻在桌上的小立鏡上看見自己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

 

他垮下彎著的嘴角,垂下眼覺得有些無力,是啊,金在奐,現在沒有別人,你演給誰看呢。

 

關了大燈留了一盞小燈方便可能突然回來的人行走後,金在奐就回了自己的房間,關了門關了燈一片黑暗一片靜寂,躺在床上卻怎樣都睡不著,煩躁的抓了抓頭髮後他才猛然想起自己竟然忘了洗漱,掙扎了好一會兒他才翻下床,憑著記憶中的位置抓了睡衣準備洗澡再睡覺。

 

然而他剛打開房門就聽見玄關那傳來用鑰匙開鎖的聲音,趁著公寓門還沒被打開的幾秒間,金在奐收回了已經踏出房間的左腳,俐落的關上自己的房門,將外頭隱約傳來的談話聲阻隔在自己以及這一室黑暗之外。

 

啊啊,澡明天再洗也沒關係吧。

 

金在奐靠著房間的門板,垂下眼簾,安靜地想著。

 

 

03.

結果他連睡著都做不到。

 

躺在床上不眠了一宿,看了眼手機才發現已經早上六點多了,清醒了整個晚上的金在奐此時才感覺到睡意如海嘯般向他襲來,撐著沉重的眼皮設定了中午的鬧鐘後他才放心地昏睡過去。

 

他看見了還染著粉色頭髮的姜丹尼爾。

 

一看見粉色頭髮的少年時金在奐就意識到這是個夢,而且還是上帝視角,他像是在回溯自己的少年時代,彼時的姜丹尼爾還叫做姜義建,彼時的金在奐尚且不懂情竇初開是甚麼感覺,卻在終於能夠理解的同時被迫嘗到了失戀的苦澀。

 

偏偏那時的他還不能抓著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大苦一場或是爛醉一回。

 

金在奐抿著嘴,重新體驗一次青春期的心碎感並不好受,他漠然地看著夢境中恰好播放到那個讓他心痛了無數個日日夜夜、至今依舊能夠勒緊他呼吸的場景。

 

那是他最要好的兩個朋友,要好到他曾經懷疑此生可能再也找不到其他能夠讓他如此交心的兩人,姜義建和邕聖祐。

 

此刻的自己躲在哪裡呢?金在奐順著記憶稍微往旁邊的牆找了幾眼,果然看見了一臉緊張、緊抓著牆壁的自己。

 

聽著困擾著他這些年,他已然能夠一字不差背個完全的告白,金在奐抬起頭,不想去看那時自己臉上的表情。

 

啊,果然下雪了。

 

伴著白雪,金在奐聽見邕聖祐回答的那句「我答應你。」之後,終究還是忍不住看了少年的自己,而他剛好看見一滴悲傷滑落。

 

再看看少年的表情,那是濃重的悲傷,卻尚未被壓縮成此時自己臉上的平靜。

 

金在奐又溢出一聲輕嘆。

 

也只有他自己知道,這種平靜,是經歷了多少次絕望後才煉出的假象。

 

TB不知道有沒有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塔米 的頭像
伊塔米

撥雲見日

伊塔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