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原著向

 

12滑走後的時間點

 

△主題來自Plurk維勇深夜60分創作

 

###

 

勝生勇利不會開車。

 

他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畢竟他18歲時就將主場轉到底特律,在底特律的日子忙到根本沒有時間去學習開車,回到長谷津後因為維克托突然降臨的關係所以一整年也都沒有想過要去考張駕照。

 

而他從小到大坐過的車除了家裡那輛貨車之外,就是載著許多選手去比賽會場的廂型車。

 

所以當勝生勇利聽說維克托擁有一輛時髦的凱迪拉克——噢聽米拉說還是特別騷包的粉紅色——從那時起他就非常期待維克托能夠開著那輛凱迪拉克載他去兜風。

 

所以他偶而會躺在沙發上,看著雜誌上美麗的風景照大聲咕噥——勝生勇利得確保站在廚房那頭小酌的維克托能夠聽見——聽見他非常微小的願望,比如能坐在粉紅的、拉風的、能夠吹著風的車上兜風。

 

勝生勇利認為自己說得已經夠清楚了,他想,這樣應該夠清楚到維克托可以完美的理解他的請求而不會微妙的曲解他的願望吧?應該不會吧?如果維克托真的曲解的話,勝生勇利想他應該很有必要向雅科夫教練確認一下自己的教練兼對方的學生是否有在哪次比賽中撞到頭部。

 

但作為能夠將維克托的海報貼滿房間甚至可以對維克托每年的表演服如數家珍的維克托死忠粉,勝生勇利不用問都非常確定俄羅斯的傳奇在以往任何一場比賽、商演甚至廣告代言中都沒有任何傷到頭部的遺憾發生。

 

所以說,他可以期待維克托載他兜風的日子來臨,right

 

後來的某一天,當勝生勇利回過神時發現自己環著維克托精瘦的腰,鼻間竄入帶著海水味的略鹹海風,胸膛緊緊貼著維克托寬闊的後背,這才發現,他,勝生勇利,正,坐在,一台粉紅色的腳踏車後座,兜風。

 

噢,噢。

 

噢,維克托。

 

當勝生勇利發現這個事實時他幾乎想回到昨天掐住那個被稍微灌了點酒就任對方為所欲為的自己,先不說自己的腰還在酸痛,這輛粉紅色的腳踏車是怎麼回事?凱迪拉克呢?拉風的凱迪拉克呢?這腳踏車拉風在哪?

 

「維克托——?」勝生勇利克制住自己想朝對方大吼的衝動,僅僅只是在對方耳邊大聲詢問。

 

「親愛的怎麼了?」維克托同樣大聲的回覆,想來是怕勝生勇利聽不見的原因「你想回家了嗎?可是兜風才剛剛開始——」

 

噢天哪他真應該現在立刻馬上回家然後現在立刻馬上去請教雅科夫教練,維克托私底下究竟有沒有撞到頭過。

 

「親愛的你說了兩次現在立刻馬上,」維克托朝著後座的勝生勇利說,這時候他才發現自己把心裡話說出來了「還有我沒有撞到頭過,這點我很肯定。」

 

「噢維克托既然你沒有撞到頭,」勝生勇利趴在對方的肩膀上,隨風飄揚的髮絲搔得他鼻子有些癢「那為什麼要用腳踏車載我兜風而不是凱迪拉克?」

 

「欸勇利你是想要凱迪拉克嗎?我問了尤里奧,他跟我說你應該比較想要腳踏車耶。」維克托驚訝的回答傳進勝生勇利耳裡,他開始思考最近有沒有惹到尤里奧。

 

呃該不會是休息室冰箱裡的布丁吧?可是那不是他吃的是米拉吃的啊尤里奧——

 

而且腳踏車在長谷津就有啦?為什麼你也會覺得我在聖彼得堡也想要騎腳踏車啊維克托?

 

「好啦勇利不要生氣了,回去之後再開凱迪拉克嘛反正現在是休賽期。」這不是一個教練應該對選手說的吧?勝生勇利將一側的臉頰貼在維克托的背上,感受對方說話時產生的顫動順帶吐槽。

 

其實這樣也滿好的。

 

坐在腳踏車上他可以環抱維克托,分享溫暖的體溫,如果換成凱迪拉克應該就沒辦法了吧。

 

啊,那還真應該謝謝尤里奧了呢。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塔米 的頭像
伊塔米

撥雲見日

伊塔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