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維x編輯勇

△小學生文筆

OOC屬於我

#

睡在客房的勝生勇利一聽見設定好的鬧鈴就將手伸出被窩,連看都不看的直接按掉。

五分鐘過後鬧鈴鍥而不捨的響起而勝生勇利同樣堅定的重複動作,直到下一個五分鐘後,勝生勇利才不情不願的拿過床頭眼鏡戴上接著起床。

光裸的腳一碰到冰涼的地面就觸電似的縮回來,即使是初春的時日早晚仍然偏冷,夏日顯得涼爽的磁磚地面在此時毫不受人待見,尤其是這樣促及不妨的冰凍攻擊,更是讓勝生勇利瞌睡蟲都趕跑了大半。

洗漱則讓剩下那些躲起來的瞌睡蟲們一網打盡,直接用了從水龍頭流出的水洗臉後,勝生勇利都感覺整個人精神了不少。

勝生勇利踩著拖鞋啪搭啪搭要走去廚房,經過客廳時他發現大貴賓也已經醒了,正朝他搖尾巴賣萌求餵食,勝生勇利好氣又好笑的揉揉大貴賓的頭,才真正走進廚房準備兩人一狗的早餐。

幫馬卡欽開了早餐的罐頭倒扣進專屬碗盤後,他才開始著手自己的早餐,先是烤了四片吐司,等待的同時勝生勇利將火腿稍微煎過,還拿了生菜與昨天就弄好的水煮蛋沙拉醬一起疊在吐司上,然後再蓋上另外一層吐司,簡單的三明治就完成了。

仔細用保鮮膜包起一份盤子上的三明治另一份則隨意拿了透明袋子裝起,勝生勇利回房間穿上西裝拿了公事包走了出來。

「馬卡欽我出門囉,吃完早餐記得去叫維克托起床。」揉揉大貴賓的頭得到汪汪的兩聲回應,勝生勇利拿起三明治和牆上的其中一副鑰匙就出門上班。

#

到達辦公室時離開始上班還有十分鐘。勝生勇利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放好公事包後自然的把椅子滑到隔壁和披集邊吃早餐邊聊天,對方今天的早餐似乎是從便利商店買來的,御飯糰雖然方便但因為份量太小所以一直不是他和披集的早餐首選。

「披集今天睡過頭啦?」勇利拿出自己的三明治咬下,柔軟的吐司加上翠綠的生菜清涼爽口,濃郁的火腿搭配上揉碎水煮蛋的沙拉醬,簡單而不失美味。勝生勇利滿意的看見好友吞了口口水。

「對啊勇利——而且最過分的是你還在我面前吃你自己做的三明治!」披集狠狠的咬了御飯糰一口,海苔嘶啦一聲被牙齒撕開,勝生勇利沒有回答只是安靜看著海苔覺得頭皮有點發麻,敢情他的好同事把御飯糰當成自己然後在發洩心中苦意?

好吧,披集心裡苦但披集不說,因為披集有飯糰。

要是光虹在一定會吐槽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勇利想。

「不過勇利今天怎麼有時間做三明治?」咬著其實還滿好吃的御飯糰的披集重新發問,要不是勇利今天自己做了早餐,搞不好今天他們兩個的早餐會是一樣的。

「喔,因為和維克托合租之後通勤時間比較少,所以… …」勝生勇利注意到好友一臉狐疑,「欸?我沒有跟你說過嗎?」

「才沒有啊!這麼重要的事情!哎呀所以說,」披集激動的站了起來,椅子因為力道而向後滑動了不少「所以——勇利你跟維克托同居了?」

「噓——!披集你小聲一點!」勝生勇利緊張的看了看周圍,確認附近的同事沒有看過來後才又壓低聲音回答「不是同居只是合租,披集你也是文字編輯要分清楚。」

然而披集完全沒有把勇利的話聽在耳裡,泰國編輯神情恍惚的站起身飄去茶水間,嘴中喃喃唸著我家勇利竟然就這樣被維克托拐走了我該不該上報Ciao Ciao呢。

勇利無奈的目送對方的背影,早知道就不要跟披集說了,省得他現在還要擔心對方會不會不小心在茶水間裡撞到其他人。

「啊披集,抱歉你沒事吧?」

啊,撞到光虹了啊。

勝生勇利在心裡無奈搖頭,只是合租而已披集的反應也太大了吧?他們又不會睡在同間房間同間床上。

啊。這麼說來,如果維克托哪天帶了女朋友回去,我是不是要出去住旅館才對啊?

勝生勇利思考了一下,皺著眉覺得這樣非常不好。我明明就也有分攤租金為什麼是我出去啊,應該是有需求的人該自己想辦法解決吧。

看了眼時間覺得維克托應該起床了,勇利拿過手機打開line敲了幾個字給維克托。

——『維克托你不可以帶女朋友回家過夜哦,要的話自己去住旅館知道嗎。』

三分鐘後,隔壁剛從茶水間回來的披集的手機響了起來,對方拿起手機就往辦公室外頭走了。

平常不都是在位子上說的嗎?

勝生勇利狐疑的探頭看了眼對方的電腦螢幕,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就是一個信箱畫面和一個開著的文檔而已。

是家裡私事嗎?可是披集說泰國話大家也聽不懂所以沒關係吧… …嘛算了,搞不好是順帶去偷懶了也說不定呢。雖然現在才剛開始上班。

希望披集可以好心的帶些點心回來給他的好同學好同事。

結果沒過多久披集就拿著手機回來了,對方難得皺著眉似乎是因為剛剛的電話造成對方的困擾,但是正在笑的表情似乎又有點幸災樂禍的味道。

「勇利——」

「披集快點工作。」不想惹上麻煩的勝生勇利連看一眼泰國同事都沒有就直接回答對方,哪料人家直接掛到他的身上,手腕抬不起來敲鍵盤的勝生勇利無奈的嘆氣,放鬆自己攤在椅子上「說吧,怎麼了?」

「維克托說他不會交女朋友喔,現在到未來都不會。」披集放開了他,笑瞇瞇的坐回座位上,有隻倉鼠從他的西裝口袋跑出來爬到披集肩膀上。

又偷帶倉鼠進來… …等一下被切雷斯蒂諾看到又要被罵。

「這種事跟我說幹嘛… …」突然想到自己傳給維克托的訊息,勝生勇利才知道這是來解釋的「而且為什麼維克托要讓你轉告不直接跟我說啊?」

「不知道~」披集揉揉小傢伙的屁股,如果勇利沒記錯的話這隻的名字應該是金賞「大概是維克托以為你生氣了?他說你不接電話。」

「我哪會生氣啊,維克托想太多了吧,現在在上班我關靜音了啦。」

話說維克托說什麼?現在到未來都不會交女朋友?所以維克托要交男朋友嗎?男朋友也一樣會吵啊!還是要出去住旅館的!

勝生勇利隨手拿了披集桌上剛泡好的咖啡,無視對方的抗議喝了一口「回去之後我再跟維克托解釋吧,披集11點要開會喔你記得吧?」

「啊啊差點忘了我的資料還沒印出來——金賞乖先進去玩喔,」披集將小倉鼠放進桌子下的小籠子裡,操作幾下電腦後就向印表機走去。

#

「辛苦了。」勝生勇利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東西後就和其他編輯退出會議室,留下幾個部門頭頭繼續開會。

離午休時間開始已經過了二十分鐘,將手中文件放回桌上後,勝生勇利轉頭問附近幾個同事要不要一起去吃午餐。

披集和光虹很快的說了好,李承吉搖搖頭,拿出便當表示自己待在公司吃就好;坐在李承吉隔壁的奧塔別克看著手機過了一會才回答。

「我去找尤里吃飯,啊、是俄羅斯那個。」

「啊我知道,那順便幫我提醒一下尤里奧下個月十號是截稿日喔,謝啦。」勝生勇利理解的點頭,順便又再問了一句「要幫你們兩個帶飲料嗎?」

於是吃飽飯後,勝生勇利提著便利商店塑膠袋回到公司,無奈的看著袋子裡被披集和光虹塞進來的洋芋片與各式點心(而且這是都是他付錢的)被各自主人拿走,把蔬果汁遞給承吉,把可樂放到還沒回來的奧塔別克桌上後,桌上的袋子裡只剩下一小盒pocky

還不能吃太多,不然會被維克托唸。

勝生勇利嘆氣。

TBC.

手機黨,一樣拿到電腦再改排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塔米 的頭像
伊塔米

撥雲見日

伊塔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