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在藍雨的一天

*喻王

*帶點肉渣

*大概是傻白甜

*喻王總是在分手,差點又分手o<<

*小學生文筆唄

*命名無能

 

「太甜了。」王杰希坐在藍雨戰隊的食堂裡,拿著湯匙輕抿起嘴,皺眉瞇眼望向坐在一旁笑得溫良的藍雨隊長。

他們面前的桌上擺著酒足飯飽後的杯盤狼藉,估計是因為正值過節藍雨沒有安排任何訓練,連食堂大媽也是煮好了一點菜色就不知道去哪晃悠了。

王杰希面前擺著最後一碗甜點,瓷碗盛著被挖去一角的雙皮奶。

「我還是更喜歡喝酸奶一些。」

「那杰希下次帶我去吃道地的北京酸奶吧。」

王杰希又一次瞇起眼,輕輕的點了點頭,再拿起湯匙舀了一口送進嘴中,唇盼掛著似有若無的笑意,透亮透亮的白色凍狀食品在湯匙上微微顫動,顯得美味非常。

喻文州接過湯匙,跟著舀了一口。

「杰希來,啊──」

「又不是小孩子了。」

不意外的王杰希伸手拍掉他的手拿回湯匙自己吃了下去,而四大戰術大師之一又奪回了湯匙。

這次他將雙皮奶放進自己嘴中。

然後喻文州伸出手,扣住王杰希的腦袋,將薄唇覆上同一片溫度。

甜膩的點心在他們唇纏之間交換,隨著這個吻的結束兩人之間牽起的銀絲更顯得撩人心弦。

「回房?」喻文州眨著墨瞳,單手懷著他的腰詢問。

王杰希點頭,走在宿舍走廊時挺膽顫心驚的,怕有哪個藍雨隊員突然走出來甚麼的,白日宣淫還是不怎麼好的。

而微草隊長在被拉進房間時只希望藍雨的隔音不差。

關上門板後戀人的氣味將他包裹,即使不是酒精依然讓王杰希感覺微醺,直想永遠沉浸在這個人的懷抱中。

瓣貼著唇瓣,絲毫不顯得急躁但這樣緩慢的節奏更讓人焚身。

腦袋暈呼呼的,微熱的大掌帶著薄繭從他的衣襬探入,輕輕拉起胸前的敏感。

「喻、喻文州... ...

「恩?怎麼啦,杰希。」

迎刃有餘的溫潤嗓音帶著笑意在過份接進耳邊的地方響起,王杰希顫了下,忍著耳廓被舔弄後溫熱又接觸冷空氣帶來的反差。

「杰希... ...

因情慾而微啞的嗓音重新響起,低聲念著名,王杰回過頭,延續最初的吻,不像方才清清淡淡,這一次的吻帶了些許主|動,帶了些許邀請。

喻文州毫不客氣的反咬啃噬,拉起外衣隨意的丟在一旁,兩人擁著彼此雙雙跌在床上,喻文州將手撐在王杰希兩邊,四目相交,彼此都在對方眼裡找到了些甚麼。

喻文州俯下身,在有些微肌肉卻因長年缺乏日曬而仍嫌白皙的肌膚上留下曖昧的紅痕,王杰希只來得及提醒別留在惹眼的地方就咬緊下唇忍住呻吟。

喻文州嗯了一聲算做回答,轉移目標咬上了剛剛在手中撫弄的敏感,惹得王杰希即使咬著唇也沒忍住鼻音。

濛的視線鎖在戀人身上,王杰希看見那隻常打鍵盤而指節分明又修長的手探進了他的褲頭,全身上下最為脆弱敏感的要害被掌握在戀人手中並且上下撸動,即使不是第一次做這檔事了王杰希依然不甚習慣。

王杰希在逐漸疊加的快感中想著果然第一術士的控場能力就是不同凡響。

_

王杰希悠悠轉醒,半閉著眼,棉被慵懶的掛在不斷傳出酸疼感覺的腰間,曝露在空氣中的上半身留著情慾過後的點點紅跡。開門落鎖的聲響從玄關傳來,魔術師僅僅用腳步聲就能確認回來的是房間主人無誤。

「杰希,還想睡嗎,不餓?」

張眼點了點頭,王杰希輕抿起唇,望向喻文州眼裡張開雙手討抱,得到了藍雨隊長無奈的笑。

「好... ...那我先把東西放這吧。」

說著將手上的塑料袋放在茶几上,跟著爬上了床回應魔術師的要求,還擅自要了獎勵──輕吻鼻間與在頸窩邊蹭著他。

「剛剛回來的食堂大娘還問我怎麼要了這麼多東西。」

王杰希摸了摸對方的頭。       

「是嗎,那你怎麼說。」

「微草隊長。」

王杰希心領神會的點點頭。

藍雨隊長與微草隊長是相好的是在雙方俱樂部不管哪個部門都早已是個公開的秘密,誰讓藍雨有個善於觀察口比心快的話嘮而微草有個退役還是很關(ㄅㄚ)(ㄍㄨㄚˋ)當年小隊長情史的治療之神呢?

喻文州見他懂了也不再說話,拉起被子蓋在戀人光裸的上身。

「別著涼了。」

已然在半夢半醒之際的王杰希又睡了回去。

 

再醒來已是日暮,王杰希掀開棉被,拿起放在床頭櫃上折得四方的襯衫湊到鼻尖深吸一口氣,嗯,喻文州的味道。

慢慢的穿上戀人的襯衫,王杰希打開房門熟門熟路的走到藍雨宿舍的盥洗室洗臉。

再回到房間時房間主人已經坐在私人電腦前,手邊的茶几上擺著加熱過後的餐點及一些剛從外頭小攤上買回的小菜,香氣撲鼻。

王杰希坐到床沿,端起盤子在喻文州身後看著他在競技場裡擺弄著魔道學者。

「喻文州,虐菜好玩嗎?」「我只是想看看我家魔術師眼中的世界。」

停下搭在鍵盤上的手,喻文州回頭給王杰希輕輕的一個吻。

「嗯,味道不錯啊杰希。」「是嗎。」

兩人相視而笑,由王杰希回到剛剛的話題。

「不過文州啊,不覺得被魔術師虐更好玩一些嗎?」「杰希你饒了我吧。」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塔米 的頭像
伊塔米

撥雲見日

伊塔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