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個風和日麗又陽光普照的日子。

嗯,我也覺得這樣的開頭很老梗又沒有新意,但就姑且將就一下吧。

因為那不是現在的重點。

那是國中新生訓練第二天,而我要說的故事關於三個人。

關於三個毛頭小鬼的老梗愛情。

 

環顧了一圈已經開始吵鬧的班級,即使經過昨天一整天的相處,慢熟的我還是無法像其他人一樣很好的融入這個必須相處三年的班級。

即使班上有從前同校的一男一女,但重伸一次,慢熟的我即使在一個年級只有兩個班的小學裡還是沒辦法跟另外一班全部混熟。

不過好歹也是講得上兩句話的關係,為甚麼還是覺得好疏遠呢。

就在這麼想的同時,那個跟我同國小但不同班的女孩子衝著我大笑也衝著我大叫。

但我後來想想那笑應該不是送給我的才對。

C,快點救我!」

被身後一個我不認識的男孩子追著跑的她大喊,那時候心思還挺單純沒有染黑的我愣頭愣腦的以不曉得為甚麼全班同學都聽得見的音量回應。

「聽說男生都會欺負自己喜歡的女生欸。」

女孩一臉氣惱但似乎並不厭惡而男孩朝著我所在的方向瞪了一眼,在全班起鬨著在一起的聲浪終沒有放棄的繼續追逐。

靠,這男的神經病啊既然不想被說閒話不是該停住嗎幹甚麼瞪我!

當下咬牙切齒這麼想著的我在放學時間一邊對女孩賠罪說我不是有意要害你的我就只是覺得這樣講那個神經病應該會停才對、一邊翻兩個白眼給站在要跟我一同回家的女孩身旁的神經病。

「護花使者啊你?」

「要你管。」

「你們幼稚死了不要吵。」

在這個時間似乎三個人建立起了甚麼平衡又陷落了甚麼。

_

開學一個月只在我們班逐漸擴大的班對傳言之中,身為流言主角的兩個人好整以暇感覺清清白白的加上我走在回家的路上。

要我說,我才不相信這兩個人沒甚麼,就算兩個人從來沒有親口承認些甚麼也否認了很多些甚麼,但傳言一條條的擺在那,即使全部否認也沒有辦法否定每一天Z每天送與自己家反方向的L回家的事實。

而且就算否決了還有一個活生生的證人C每天跟著他們像個電燈泡一樣回家,即使最開始相約一起回家的是我和L,但因為LZ是公認的情侶所以最開始LC的約定跟本就不重要,因為情侶關係本來就比朋友還重要。

前頭的兩人愉快的談些甚麼對我來說也不重要,我只要安份的走在他們身後就不會在我自己身上引來火花。

沒有任何鋪陳而顯得突然,走在前方的Z一臉我很多餘怎麼還不快滾的轉頭望向落在他們兩人後面的我。

「欸,怎麼都不說話啊C是沒吃藥還是忘了吃藥?」

一手幫忙拿著L餐袋的Z用著不耐煩的表情想將我這個目前是L最要好朋友的C拉進他們的談話中,並且其中一隻腳好像還很閒的一樣用力的踩上我的。

「滾蛋好嗎誰沒吃藥你才沒吃藥你全家都沒吃藥。」

翻了個不知道在這個月翻了幾次的白眼抬起腳更加用力的踩回去,一旁的L掩著嘴笑看著我們。

──這時的三人確實還是三人,但似乎有甚麼開始失控。

_

拉著書包背帶歪頭咬著吸管,看著前面互相拉扯又偶而轉頭看一下我的兩人,我決定繼續不說話靜靜的走在他們身後。

從前面隱約隨著風飄來的「妳去講啦。」「為甚麼是我!」「呃... ...」,心裡逐漸有個譜,忽略不知從哪裡湧上的酸澀,走上前說著「你們在說甚麼?快說啦快說來還當不當是我朋友啊!」,看著Z轉身好向落荒而逃的背影,沉下臉又隨即揚起笑容的我轉頭看向有些羞澀的L

C、我們,在一起了。」

「唉唉,終於嗎,恭喜啦!」

揚著太過燦爛的笑容好險L沒有發覺到異樣,走到家門前我並沒有陪著L走回她家。那是Z該做的事。

回到家發瘋似的開起社群網站瀏覽過往的聊天記錄,想著自己自作多情。

──深處有甚麼開始崩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塔米 的頭像
伊塔米

撥雲見日

伊塔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