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YOI深坑。

*終末之願二創

*沿用原作設定

*女孩子的女人病痛起來可是非常難過的呦~

*微冰蕾冰(真的是微!

 

 

... ...」無語望著智慧型手機的冷光螢幕上由班導傳來的簡訊,那上頭赫然顯示出的是自己的名字。接著下一秒自己的宿舍房門被備用鑰匙給打開,房間主人默默的將目光焦點轉移至房門口,果不其然是比自己還要慌張的親妹妹。

回過頭來兀自抓住擺在枕頭旁的針盒及迷藥準備就緒後揣在懷中,狙擊槍還要組裝太麻煩了那就乾脆別拿了,玄崎蕾菈這麼想著並垂下眼簾,白皙的雙手摀住肚子,從額際滑落一滴冷汗。

啊啊,女人病。

張口咬下祐雨遞給他的巧克力,蕾菈刻意忽略難以忍受的腹痛,打起精神專心致志的感受風吹草動。

雖然說祐雨也在自己的房裡幫著戒備,但是手拿剪刀與手術刀的她怎麼想都不太可能在與同為殺手的敵人實戰中真的用她慣常的手法獲得勝利。

畢竟在高標準敏銳度要求的環境下,他們這些菁英殺手不可能不察覺到身後的動靜,雖然曾經有過和祐雨連手將外洩家族藥譜的敗類們殺乾淨的經驗,但今天自己狀況如此不好的情況之下大概也沒辦法發揮出那樣的水準。

「祐雨,去窗外守著,應該是雷也那混帳傢伙。」輕聲的說著,並非是表弟的隱匿功力太差勁,而是應該說這才是能夠當上當家所應該要具備的能力。

「那兩個人... ...水準應該會比我更高吧。」想起了某兩個同為當家的雙子,蕾菈無視眼下危險的情況輕聲笑了出來,惹得領命到窗邊待命的祐雨轉頭回嘴。

「蕾菈!你現在可是目標而且還要表弟宰欸!你怎麼不認... ...!」「雷也他宰得了玄崎當家才怪。」話還沒說完就被搶白的祐雨看見蕾菈柔柔的笑了,渾身抖了一下。

超可怕的阿,蕾菈你的笑容。祐雨事後如此表示。

 

接著窗戶毫無意外的被踢碎,碎片四濺在寢室地板,一頭銀髮的雷也從窗框中跳了進來,對於還坐在床上的蕾菈感到有些意外。

想從衣袋內拿出吹針筒的蕾菈卻因為剛剛在聊天過程中注意力鬆懈而感覺到的腹痛給折騰了一下,就這樣錯失了迷暈雷也的絕佳機會,反而還讓對方把貓步到他身後的祐雨用刀柄給敲暈了。

祐雨你這孩子真不長進,該死的女人病。

如此腹俳著,蕾菈終於掏出吹針筒把一步步逼近自己的雷也給迷暈。

呼,還好我熟悉他的暗殺方式。

蕾菈這麼想著,一邊從位於二樓的宿舍房間窗戶把暈過去的玄崎雷也丟到一樓的草皮。

緊接著他把祐雨搖醒,並把兩個人都帶到祐雨房間後一夜無事。

嘖、早該這麼做了真是。

 

 

接著迎來了令人頭痛的早晨。

玄崎蕾菈陰沉著一張好看的容顏,試圖向空歌冰里解釋為何玄崎雷也會在早上被發現在女子宿舍外。

... ...所以就是這樣,祐雨和雷也知道我是目標所以就想來保護我,但這兩個不長進的傢伙被不知道哪個暗殺者給弄暈,最後還是我準備出手了那個暗殺者才逃跑,不過很可惜我沒有看到臉所以你們也找不到人退學。」

「哦,所以那個人的實力比玄崎家新生代暗殺者的身手還強嘍?」

玄崎蕾菈嘖了一聲,不只是因為肚子痛更因為好友居然就這麼不給她台階下,不過還好她自己早就準備好台階了「就算身手高超也還是暗殺者,他們兩個人都不擅長近身搏鬥,」話說到一半斜眼瞄了兩個低頭站在他身旁的傢伙「我會再給他們加重訓練的。」

「恩、那就麻煩玄崎當家了。」偏了偏頭,空歌冰里朝著玄崎蕾菈丟去一個笑容「那今天就由我來當蕾菈的護花使者吧、蕾菈你不舒服吧?」

「咦、你怎麼知道?不對、你要幫我擋人?」

 

「是說冰里,你早上竟然不給我面子。」

午餐時間,拿著冰紅茶和一袋便當的玄崎蕾菈與拿著三明治與保溫瓶的空歌冰里肩並著肩走到中堂準備吃午餐,蕾菈一邊抱怨著早上與對方的報告狀況一邊打開便當袋從裡頭拿出一個長方形的三明治遞給對方。

「沒辦法嘛、誰叫蕾菈你的說詞漏洞太多了。」點頭接過了對方遞過來的手作三明治,順手拿走了對方手上準備張口喝下的冰紅茶,冰里轉身將放在身旁的保溫瓶遞給蕾菈「喏,熱巧克力。你現在不可以喝冰的。」

「唔、謝啦。」一打開瓶蓋巧克力的香氣撲鼻而來,利用留在兩邊的鬢髮巧妙的遮掩現在一定正浮在臉上出賣自己心情的紅暈,蕾菈夾起便當盒中的章魚香腸回嘴「編出來也只是要騙大家的又不是騙你的、畢竟大家又不會真的去問誰是那個暗殺者」嚼完並且吞下了口中食物後「也不可會有人承認因為根本沒有那個人。」

「蕾菈果然很奸詐呢、不愧是可以當上玄崎當家的女孩子。」空歌冰里笑了笑,張口咬下對方的三明治。

「彼此彼此啦、空歌家的雙子當家。」

 

???.

--------------------

我不知道該打TBC.還是Fin.啦xDDDDDD

時隔三個月我終於開始寫回二創了我好感動(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塔米 的頭像
伊塔米

撥雲見日

伊塔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