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2/2

【腦抽小段/玄崎蕾菈貓化】
「嘖... ...」果然跟冰里混久了連這東西都會傳染嘛嗎?
玄崎蕾菈瞪著鏡子中自己頭上的一對白色貓耳,伸出手扯了扯。
「嘶、會痛!」
看起來不是自己的幻覺阿... ...
認命的嘆了口氣,玄崎蕾菈將那對不受控制的貓耳朵藏在帽子裡──反正她自己是風紀委員長不用怕──而煩惱的尾巴則是試著將它藏進制服裙裡。
她已經不敢去想像學生會那些人會怎麼看她了。

 

2/2

 

為甚麼打呵欠會流淚?

「為甚麼打呵欠會流淚呢?」
里維把視線移開書本抬起頭,雙眼對上戀人閃著淚光的蜜色雙眸。
當他並不想回答正要再度埋首書籍之際,艾倫又發問了一次。
「為甚麼、打呵欠會流淚呢?」
語氣還加重了阿。
里維想著,然後終於將放在一旁的蜂蜜色書籤夾進書中闔上,正視眼前的少年。
「不就是因為想睡而生理性的淚水嗎?」
他並不知道少年想要的是甚麼答案,只是看見少年聽見他的答案後眉頭皺得更緊,顯然對這個平凡的答案很不滿意。
看著極欲反駁甚麼卻又找不到適當措辭而臉頰帳紅的少年,里維雖然很不想承認但還是很沒良心的輕笑出聲。
接著意料之內的被瞪了一眼。
站起身坐到對方身邊,里維抬手將對方蓬鬆的髮絲揉亂,眼底帶著笑意的看著一邊臉紅碎念一邊整理頭髮的少年。

他沒告訴少年的是,在心理學中打呵欠代表的或許是喪失存在意義的行為,不過無妨。
里維低下頭吻了吻少年的嘴唇。
你的存在意義就是讓我得以繼續存在。

Fin.

 

 

2/3

 

瞳醬兒子們與我家孩子的學園PARO歡樂向

01.

「唷西!本小姐駕到還不快來人迎接!」
學生會會辦安靜的空間突然闖入了一名綁著雙馬尾的橘髮女學生,每個會員抬頭瞪了一眼打擾辦公的女子就低下頭繼續做事,沒有人敢真的上前請她出門,畢竟那是兩個委員長和正副會長的好友。
「中二病重症患者伊塔米、你給我滾出去。」
不知何時已經站到門口抬腳想將女學生踢出會辦的銀髮女孩,是這個學生會的風紀委員長,同時也是橘髮、噢不、應該說伊塔米的好友之一,玄崎蕾菈。
「蕾菈你好壞心~~枉費我帶了小蛋糕來慰勞你們整個學生會。」尾音落下同時還故意甩了甩手上精美的紙袋,暗示那些偷偷抬頭瞄著她的學生會員蛋糕價格不凡「不過既然學生會這麼不歡迎我,那我就只好自己回家享... ...咦?」
望向一秒鐘前還確實觸碰到紙袋觸感而一秒鐘後手上已經空空如也,伊塔米露出燦爛笑容望著眼前的女子空手道亞軍、學生會的活動委員長「森崎洛希,蛋糕給我還來。」
「呿,你不是要慰勞學生會嗎?蛋糕拿到了、你可以滾囉。」深籃瀏海遮住半邊臉龐的森崎洛希露出不輸伊塔米的燦笑回應,只見伊塔米又從身後拿出了一袋東西。
那是、森崎洛希最喜歡的甜點──馬卡龍。
一個閃身,避開洛希同學猶如惡虎撲狼的攻擊動作,伊塔米順勢搶回了被洛希遺忘在地上的蛋糕。
玄崎蕾菈十分盡責的給了伊塔米滿分十分。
不知道哪時候開始觀戰的正副會長也都給了十分。
「果然又是伊塔米贏了阿。」三位異口同聲的搖搖頭說。
森崎洛希的嘴角抽了抽。
伊塔米笑容不減,依序將小蛋糕發給了辛苦辦公的各位委員。

 

2/17

 

【作編HS同人/隨手】
本家--> http://darkhownyan.pixnet.net/blog/category/987353

編輯S呆呆的看著眼前突然黑掉的筆電螢幕。
完全沒有畫面。完全沒有畫面。完全沒有畫面。
曹O生的名言彷彿跳針一樣的用立體音響震的S無法思考,將顫抖的手摸向筆電的開機鍵,S悲哀的發向這台陪了他好多年、經過好多事情的小筆電終於報銷了、壽終正寢了。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阿阿──」挫敗的抓著身後同樣處於修羅狀態的作者H崩潰大吼,編輯S難得的掉下了幾滴眼淚。

 

 

2/18

 

【作編HS同人/隨手】
本家--> http://darkhownyan.pixnet.net/blog/category/987353

作者H苦惱的低頭看著從剛才起就一言不發窩在他懷中的責編。
他不知道最近出版社發生了甚麼事,只知道他的編輯在最近越來越晚回家、臉上的黑眼圈一天比一天還要沉重,都快掉到鼻頭附近了。
他的編輯S總是將手下的作者保護得好好的、但是卻都忘了鄭子罕也是需要被保護的,總是自己承擔出版社的各種陰謀。
尤其是現在連K都離開了,叫他怎麼能不擔心這種狀態下的戀人。
H的眼神沉了下來,把WORD存檔後關掉將筆電移到旁邊,輕輕環住拿著紅筆校正稿件的S。
感覺得到S微微的僵了一下,但那應該是被嚇到了,H心想。將頭輕靠在S的頸間,嗅聞著專屬鄭子罕的溫暖氣味,H希望至少自己可以保護這個自己深愛的男人。

「子罕、我愛你。」
「嘖、好、好啦... ...」

 

2/19

 

【作編HS同人/隨手】
本家--> http://darkhownyan.pixnet.net/blog/category/987353

或許我只是在吃醋。

編輯S在手帳本上寫下,隨即皺著眉頭看著自己的筆跡。
難得清閒的假日、沒有稿件二校截稿日的追殺、沒有印刷廠的死線、也沒有戀人纏人的撒嬌。
對、甚麼都沒有。
作為編輯S的他昨晚爽快的允了他的作者在今天和作者群一起出遊。
但做為鄭子罕的他、卻現在才發現在7度C的小套房中沒有另一個人相伴的體溫簡直活不下去。
他現在甚至開始嫉妒那群作者群。
是從甚麼時候開始的呢,原本一遇到工作就會不可自拔的工作狂變成了會為一點小事就嫉妒的普通人。
鄭子罕嘆氣,拿下慣用的、和某個現在不在家出門玩的作者一起配的同款式眼鏡。
一向體質怕冷的鄭子罕纂緊手中的手帳與毛毯,試圖從毛毯中得到一些不存在的、戀人殘留的體溫。
說到底,鄭子罕只是個普通人。
將頭埋進曲起的雙腿中,好強的鄭子罕悶悶的想著。
只是個、會為一點小事就吃醋的普通人罷了。

 

 

2/22

 

【作編HS同人/隨手/三題故事】
本家--> http://darkhownyan.pixnet.net/blog/category/987353

今天來寫三題故事吧!

今天為HS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大白天又怎樣②助陣③絕對服從命

作者H看著小小螢幕上不斷閃著的輸入符號,發現自己又再卡了一次稿。
雙眼無神的看著桌面寵物不斷的摔落、生殖,H無意識的趴倒在桌上,所造成的響聲嚇到了在童一個房間、背對著他校稿的S。
「幹、你又在衝殺小啦!」
偏冷的嗓音帶上幾絲薄怒和幾不可微的擔心,編輯S稍稍轉過頭,不意外的看見他的作者像是沒喝紅藥水補血的屍體趴在電腦前。
「喂、你... ...」拿下眼鏡揉著微微皺起的眉,S無奈的喚了一聲H,接著轉過身,伸出雙手將趴著的戀人抱了個滿懷。
儘管知道H只是想討拍、儘管聽到了H忍不住的竊笑聲,S還是想繼續抱著他的作者不想放。
就當是幫他找回手感、就當是幫自己充電一下吧。
想起了自己手上那份同樣校了幾個小時還沒完成的稿件,S忍不住從原本的跪姿換成微微起身,將已經坐起身的H的頭扳過來,乾燥的唇附上對方的。
大白天的又怎樣、稿件甚麼的見鬼去吧。
解著自己的襯衫鈕扣、回應著袁世從他手中搶回主導權的吻,鄭子罕暈暈的想著。
現在,想做甚麼就隨他去吧,鄭子罕現在會遵從袁世的。
鄭子罕不懂戀愛,但是他知道,他很愛很愛袁世。

Fin.

 

2/22

 

【02/22喵喵喵日賀文(短打注意)/歡樂學園趴囉】
「伊、伊塔米?!」
森崎洛希瞪大雙眼驚恐的看向好友,而被唱名的女孩一臉哀怨的望向她。
她的頭上、莫名其妙多出了貓耳阿阿阿──

森崎洛希逗弄著伊塔米頭上的一對貓耳朵,得來的是從伊塔米口中發出的貓咪特有呼嚕聲以及、意識到自己做了甚麼事而臉頰抱洪直接送一拳過去給森崎洛希的下場。
「森崎洛希、不要太過分喵!
「喵?!」
聽到自己下意識的喊出貓叫聲,伊塔米用手摀住自己的嘴、並想著今天一整天她要翹課、待在學生會不回教室去了。
──頂著會動的柔軟貓耳回教室果然還是太羞恥了阿。
伊塔米哀傷的這麼想著。

FIN.(?)

 

 

2/23

 

【隨打/黑短打】
「───或許已經、不能在當朋友了呢。」
少女微微偏頭看向手腕,那裡正不斷的從切口處冒出赤血,輕聲地呢喃。
「真的、好喜歡你呀... ...
「看見你和她有說有笑就令人嫉妒的發狂阿。
「但是不想被你討厭呢、所以把你綁在身邊的事情雖然想過、但是一次都沒有做過喔。
「所以說阿、你也差不多該喜歡我了吧?
「為甚麼不喜歡我呢?」
尾音落下便稍稍使勁的握住了依舊冒著血的手腕,惹來許久不出聲的少年一聲悶哼。
「我知道了、你在害羞對吧?」
突然露出笑容望著少年,少女自顧自的說著、並將額頭抵在少年的額頭上,雙眸毫不避諱的直視對方。
「那這樣吧、我和你一起到另一個屬於我們的世界好了。」
瞇起眼笑了笑,少女拿起擺在一旁、沾染著少年鮮血的小刀同樣朝著手腕劃了下去。
然後感受著從手腕逐漸蔓延的冰冷感,少女靠向少年,唇瓣貼上對方。

Fin.

 

 

 

-------------------------------------------------

 

這根本是2月雜文集錦阿xDDDD

2月我到底在幹嘛狂打短文阿阿x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塔米 的頭像
伊塔米

撥雲見日

伊塔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