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米卡莎母親】9/20

看著驚慌失措、臉頰脹紅的老公,我心情愉悅的輕笑出聲。
這樣是不是給葉卡醫生添了麻煩呢 ?
看著前去開門的老公的背影,我心裡想著,然後看著他緩緩倒下。
──咦 ? 
燦爛的血紅不斷的噴濺而出,那平常看慣的色彩我這時卻覺得刺眼不已。
呆愣了半晌,我很快的查覺了對方的目的。
肯定是為了稀有無比的東洋血統吧,以這為招牌,肯定會大賺一筆,這些人肯定是骯髒的這麼想的吧。
血液彷彿從四肢快速的倒流回心臟,我感到手腳冰冷,並且聽不見任何的挑釁叫囂。
正當我渾噩的想著是否該就此屈服時,米卡莎那孩子嚶嚶哭泣的聲音打破此刻在我耳中過份安靜的音頻直直的打入腦中。
阿阿,我剛剛在想甚麼呢,我還有米卡莎阿──
可不能讓這孩子被拖累阿──
以我自己都想不到的速度抓起了桌上擺著的剪刀,我意外於自己此刻腦中的清晰思緒以及大膽。
「快逃阿,米卡莎,快逃 ! 」我大聲的喊叫著。
然後毫不意外的我的視野又被血紅占滿,以殘存的力氣轉後面對我的骨肉,我想著或許爭取到了一絲希望。
那些骯髒的人肯定想不到這間屋子稍後還會有人前來拜訪吧。
葉卡醫生肯定會幫助我們的,我樂觀的這麼想著。
接著我嚐到了鹹味。
剎那被我故意忽略的想法全湧上的我的喉頭,我開始不受控制的留淚。
米卡莎、對不起、媽媽沒辦法陪著你、沒辦法看著你長大、沒辦法教你我們的傳統、沒辦法一起煮飯、沒辦法看著你嫁人、沒辦法抱著妳的孩子... ...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
請原諒媽媽,好嗎 ?
然後答應媽媽一件事。
請好好的、活下去。連著爸爸和媽媽的份、好嗎 ?
還有、記住一件事。

媽媽愛你、我的孩子。

 

【利艾利】9/20

站在一扇木門前,艾倫緊張的吞了一口口水,不斷的重複吸氣吐氣的動作,希望可以讓自己鼓譟的心臟趨近緩合、別顯得過於吵雜。躡手躡腳的打開了自己上司的房門、他很清楚若是吵醒對方將得到甚麼下場。
倒吸一口氣接著甩甩頭,甩掉自己多餘的想法,克制自己別回想起那某月某日吵醒上司所遭受的懲罰。
但是人嘛、就是犯賤的生物,明知此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阿拉拉,果然錯還是得歸在自己頭上阿。
不自覺的輕嘆了口氣,艾倫望向手中那束散發芬芳香味的花朵,又嘆了口氣。

駕輕就熟的貓著腰溜到床頭櫃邊,艾倫將白色花瓶中已枯黃的花朵小心抽出、並換上自己所帶來的那束。
手中握著乾枯的花朵,艾倫蹲在床邊,靜靜凝視著里維兵長。
耳中一遍一遍的傳入對方平穩的呼吸聲響,鼻間迎繞著屬於對方專屬的、混雜著花香的氣息,艾倫心中忽然有個乾脆將時間在這時停止算了的想法。
帶著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艾倫卿下身,向前在對方額盼落下輕輕的一吻。
──早安,里維兵長。

 

【隨手短文】10/02
為甚麼、連你也要離開?
曾經說過的甜言蜜語、都在那一巴掌間煙消雲散了是嗎?
我哪裡比不上那個搔首弄姿的醜女人了──?
我知道了、肯定是因為性別對吧
所以你還是很愛我的、你沒有拋棄我對吧?
只是因為世俗的眼光所以分手的對吧?
哈、那這樣就簡單了呢
──只要死過一次,重新來過就好。

Fin.(?)

 

【隨手短文】10/04
吶、我喜歡你唷。
喜歡到快要死掉了吶。
不想讓其他人得到你呢、所以
「要乖乖等我呦。」
躺到已經漸漸變的冰涼的你旁邊,
從此之後、一定很幸福。
Fin.(?)

【隨筆】10/17
一張張的相片保存著我們的回憶,
我翻著翻著然後哭了。
你提出分手的當下明明淚水乾涸了,
怎麼現在又像湧泉一般呢。
明明、已經不被愛了阿。

 

【隨筆】10/29
無條件灑脫

整理著與你共同擁有回憶的物品,我望著手上到現在依然捨不得拿下的手鍊,想起了你那時的堅決。
────我說,我們現在就分手。
強烈的意志透過你雙眼傳達給我,我望著你,也望著站在稍遠處電線桿後探頭探腦的他。
既然都提出分手了,那還有甚麼好留念的呢?
故作灑脫的勾起唇角露出無謂的笑容,我丟下一個好字就轉身離去,不去看身後會讓自己心碎崩潰的幸福畫面。
這樣無條件放手的我,是不是個笨蛋呢?

 

【途中/艾敏甜/段落】11/18
今天,是個適合打掃、曬衣服、玩弄兒時玩伴的日子。
艾連拿著掃把哼著幼時阿爾敏教他唱的歌謠,抬頭看見不遠處的對方正認真的幫他作今天的打掃工作。
看附近的區塊都已經掃得差不多了,艾連彎起一抹笑,踏著輕快的步伐走到對方身後,伸出手摀住對方的眼睛。
「猜猜我是誰?」將聲線拉高並用著有些怪異的腔調問著,只聽見阿爾敏笑了幾生,接著將手放在另一雙手上將之拉下,轉身看向青梅竹馬。
「艾連,只有你還這麼孩子氣。」無奈的選了個比較不會傷害到艾連的措詞說出,阿爾敏看向青梅竹馬、現在是他的戀人的艾連臉龐瞬時垮下。
安撫性的摸了摸艾連的頭,看著因為一個小動作便開心起來的艾連,阿爾敏露出笑容。

 

【隨手撇】11/23
不想讓戀人看到的黑暗面

瑟縮在黑暗的一小角,女孩將屈起的雙腿在像自己靠攏些,望著手上晶瑩的綴飾,眼角流下晶瑩的淚珠。
沒有發出聲音、因為已經咬住了下唇,不想發出聲音、因為哭泣的理由是黑暗。
腦內播放著戀人與其他女孩打鬧的畫面,嫉妒的負面情緒湧到了喉頭,女孩難受的想吐。
對自己沒有信心的自己是多麼的醜陋呢,明明戀人是喜歡自己的,至少,現、在、是、阿,為什麼不願意去相信戀人,反而一直懷疑著他呢?
至少在現在的當下相信他吧。
女孩這麼想著,甩甩頭,甩掉眼淚,拍打著雙頰,試圖振作起來。
然後再一次看著自己手上戀人所送的綴飾。

 

【賀1128絕對領域日】11/28
女孩咬緊下唇、紅著臉,看著從鏡子中倒映出的自己,感到十分的難為情。
「吶、吶... ...不要穿成這樣好不好... ...」細若蚊吶的聲線參雜進一絲絲的哭腔與著急,雖然她知道這樣的求饒並不會讓自己背後那位笑的一臉陽光的戀人心軟。
「恩?不可以唷。」女孩從鏡中看見背後的戀人正朝著自己走過來,而笑容則越發燦爛,終於走到女孩身邊,戀人帶著薄繭的大掌覆住女孩的眼睛,另一支手則在短裙與膝上襪之間露出的肌膚撫摸。
「今天可是絕對領域日吶、這一塊,就是絕對領域唷。」語畢,在女孩耳邊吹了一口,依然在那塊肌膚上持續的來回畫圈。
女孩無奈的想著戀人肯定是知道現在的她失去了視覺感官,因此其他的感官會變得更為敏銳所以才故意捉弄她的吧。

Fin.

 

【隨手/森崎姐弟各自有了戀人之後對戀人的告白】11/30
#森崎洛希
喜歡你喜歡到無法自拔,深深陷入名為你的陷阱,並且不想掙脫。難得一見的溫柔只有我才能看的見,我感受到幸福與滿足。
能夠喜歡上你、並成為戀人,真的是一件很幸運的事呢。
#森崎豪御
因為太喜歡妳了、所以不希望妳和其他人有牽扯... ...妳的手就只有我能牽、妳就只有我能抱、妳就只能看著我,讓我們一起白首到老,好嗎?

Fin

 

【隨手撇】12/02

剛升上大學還是個小菜鳥的學弟在各方面都頗受學長照顧,不僅作報告一起、上課一起、吃飯一起、宿舍同間,甚至連洗澡.....唔對不起錯了。
就正常方面來說學弟自己的確是很感謝學長願意幫助他這個菜到不行的學第、常常幫他惹出麻煩的學弟。
... ...如果忽略學長的每日告白的話。
坐在大學的圖書室內,學第黑著臉色鄭重的警告坐在他面前的學長希望他趕快滾蛋這裡是圖書室不要逼他發標,無奈學長不懂。
輕聲嘆了口氣,拉開椅子站起來將閱讀完畢的書籍抱起走回有兩人高的書架放置,只是走去書架之後就聽見後頭一直跟在後面的學長碰的一聲摔倒了。
──還是那種臉朝下的大字形摔法。
「... ...學長,你究竟是在幹甚麼呢。」蹲了下來直視學長已經將頭抬起露出的笑顏,下一秒聽見回答時他差一點忘記手上還有書籍揮拳過去。
「學第,你掉了你的男朋友喲。」

 

-------結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塔米 的頭像
伊塔米

撥雲見日

伊塔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