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寫手進化論.

因為看到畫手有進化論於是想想自己好像沒這麼勤奮每個月都有產圖只好弄寫手的(##

雖然說都是從每個月最滿意的作品裡面節錄一小段、

但是看了一下我根本沒進化吧喂wwww

原地踏步啦wwww

 

 

2013

 

1月   基風-噓!小聲些   http://jessie1010403.pixnet.net/blog/post/91021314

就在風丸認真的思考著被發現的後果時,基山已經默默的褪去藍髮人兒的制服襯衫。

等到風丸的肌膚已經和冷空氣接觸後,某人才從想像世界回神,看見對方的傑作,黑了大半臉。

費了好大的勁兒才完全克制想一擊斃命對方的衝動,風丸慢慢楊起了個魅惑的笑容,輕輕啟唇說道:

「廣,能告訴我為什麼要答應那個活動嗎 ? 」說完後還用了淚眼汪汪的技能瞅了瞅基山。

噢噢...好可愛好可愛....瞬間被萌到的基山這麼想著。

咦 ? 好像不對不對 !

他的戀人才沒那麼乖巧會任由他這樣擺佈咧 !

他的戀人明明是個想被猥褻卻又欲拒迎歡的傲嬌阿 !

堅定完自我認知的基山將目光放回風丸,雙手放上對方的肩。

 

2月  原創-關於初中那時02  http://jessie1010403.pixnet.net/blog/post/133175320

「XX處廣播,請七年級各班派十名同學至警衛室旁領取教科書。重覆廣播............」

等書搬回來應該是一場久違的亂鬥吧。

嘛,該說是期待還是恐懼呢 ?

我看著一箱箱的書搬上講台,我起身走到台前準備幫忙.......

管秩序。

「你們安靜!!!」風紀。

「講話舉手!!!」副班長。

「全部閉嘴!!!」副風紀。

「要吵到甚麼時候啦!!!!!!!!!!!!!!!」班長。......抱歉就是我。

唔,好像一個多月沒見到這麼壯觀的場景了,明明上學期每天都看的到。

我如此感嘆著,但是外在的臉部肌肉線條仍然維持一個緊繃到了極致的狀態。

 

3月  蘭狩-日常(3.15蘭狩日賀文)  http://jessie1010403.pixnet.net/blog/post/140167356

「吶吶~學長~」狩屋躺在米色的沙發上,手裡揚著剛從信箱拿出的傳單,眼睛閃亮亮的瞅向正在餐桌上擺盤的霧野。

「怎樣了啦 ? 」霧野皺了眉嘆口氣,順手把腰間的碎花圍裙拿下掛在椅背上,走向客廳並站在沙發後,俯下身抽出狩屋手上所拿的那張粉色系傳單。

......女僕咖啡廳?」霧野狐疑的揉了揉眼睛,凝神再看一次,的確是女僕咖啡廳的傳單,上面還加上了許多可愛女僕的個人自拍和幾乎占滿整張傳單的滿滿粉紅色愛心,翻到背面,一下子捕捉視線的是過大的『主人~歡迎回家~』和『請讓我服侍您.....』這種有點引人遐想的宣傳標語,而最為重要的店址竟然被縮小至傳單的最下方一排,不瞇起眼睛細看根本看不到。

到底是哪個沒品味的設計這張傳單阿....不過現在這些都不重要,霧野強打起精神,眼神默默的從傳單轉移到狩屋臉上。

.....嘖,不會吧,你想去 ? 」霧野皺眉看著眼睛閃到快把他閃成瞎子的狩屋,有點莫名的感覺從心理擴散開來。

──感覺酸酸的,又有點苦苦的。

 

4月  原創-關於初中那時03   http://jessie1010403.pixnet.net/blog/post/143583498

 

當我把這些事情一點一點的敲在FB時,一位好友留言如下:

 

班長,就是一肩扛起責任的人,我知道很辛苦,很累,但711的大家不就是因為相信你,信任你,知道你值得依靠可以帶領大家走向光明才選你的嗎?所以你應該開心才是:))

 

看到這則留言的瞬間心頭一陣暖流。

 

感覺所有力氣都回來了呢。

 

人不可能一直都面面俱到,總是會有得罪人或被得罪的時候,就像我們也不可能要求人生事事順遂、所有人都喜歡自己一樣阿。

 

那我之前到底在徬徨甚麼呢 ?

 

我露出一個微笑。

 

不過據同在房間占據另一台電腦的老弟表示 : 「老哥你的微笑根本是鬼畜笑容好不好 ?! 」

 

5月  無文(咦#)

 

6月  原創-對不起  http://jessie1010403.pixnet.net/blog/post/151319864

17歲那年,他第一次交女友。

 第一次在一起回家的路上他抱著手機講個不停、第一次在假日約他出去時他拒絕。

 也是他第一次失戀。

 第一次在半夜他打電話叫自己到自家樓下帶他上樓,聲音還有些微微的哭腔。那天剛接起電話的瞌睡蟲都突然劈哩啪啦的沒了、而當自己回過神來已經披著薄外套站在流裡台前沖著兩人份的熱茶。

 ──看樣子,是分手了吧。

 

7月  原創-劍的主人是天使01  http://jessie1010403.pixnet.net/blog/post/151875252

可惡阿阿阿 ! 死老哥早就應徵完這份打工了還臨陣脫逃,這像甚麼話 ! 臨陣脫逃就算了,之後還叫親生弟弟來幫他打工有沒有良心阿 !

「呃......請問.....?」一個有些清亮的童聲感覺怯怯的開口。

 

我停止嘴邊的碎碎念和手邊的工作,轉過身用上最燦爛的笑容和最誠懇的語氣開口說 : 「有甚麼事嗎 ? 

 

當下,我開始大略觀察起眼前比我矮了一顆頭的孩子。細軟的黑色短髮沒有時下學生最喜歡的挑染,純粹的青絲垂在耳邊和額前。以女孩子來說,這樣的頭髮算是太短的吧 ? 我這麼想著,然後看著他穿著的是鄰近國中的制服,胸前的學年槓告訴我他是一年級的同學,而姓名也是被繡在制服上的。

 

  馮雲天。

 

8月  里佩-看見妳,就表示我又做夢了  http://jessie1010403.pixnet.net/blog/post/155045729

 

 

曾經我認為我們還有很多個明天。

 

但她離開之後,我發現我看不到明天。

 

 

 

01.

 

「喂佩托拉,你是為甚麼要加入調查兵團?」

 

一個好好的女孩子家不乖乖在壁內待著來當甚麼士兵... ...

 

將士兵的遺體安葬後,里維開口問了自己的部下。

 

「因為我不想和現在的人類一樣,膽小又懦弱。」

 

里維記得對方是帶著笑容回應他的。

 

 

 

02.

 

喂佩托拉,你會恨我嗎?

 

──才不會呢,兵長甚麼的最喜歡了呦。

 

「要是你還在的話肯定會這麼回答吧。」

 

里維望著眼前冰冷的墓碑喃喃說著。

 

 

9月 森崎姐弟の日常   -要讓弟弟對姐姐形象幻滅就要給他聽姐姐錄的 威風堂々  http://jessie1010403.pixnet.net/blog/post/162360866

鈴鈴鈴的鬧鐘響了許久,站在廚房內的森崎豪御忍不住皺起好看的眉。

端起已經放上剛烤好土司的瓷盤,另一手拿著兩杯還冒著嘶嘶熱氣的奶茶,把兩樣東西拿到餐桌上放下,又轉身回廚房從冷凍庫敲了幾顆冰塊下來丟進馬克杯中。

望向餐桌上擺著好幾罐口味不同的果醬,森崎豪御認命的嘆了口氣,將手繞到身後解開圍在制服外的素色圍裙,踏著家用拖鞋走上樓梯準備叫醒自家老姐。

而在這期間鬧鐘的聲響從未停過。

既然如此、還設鬧鐘做甚麼呢,老姐。

打開對方房門前,森崎豪御永遠只有這個想法。

 

10月  【IB同人/青娃擬人xGarry】-日常 *瞳醬生賀  http://jessie1010403.pixnet.net/blog/post/165156765

吃力的睜開了沉重的眼皮,想繼續睡的想法故我的侵蝕他的思緒,Garry用殘存的意識甩了甩頭脫離剛起床時的朦朧狀態,半垂著眸下床找到長褲穿上,然後手摀住嘴打著哈欠走到飄香的飯廳。

在飯廳就可以看到在開放式廚房忙東忙西的小青、自己的戀人,Garry不禁想著怎麼來到這個世界後他就成了好人妻呢一邊從桌上拿起一塊培根放進嘴裡嚼著。

培根特有的香氣瞬間在他的嘴內四散開來,飽滿的肉汁也在嘴中迸發,再度感嘆著自己到底是修了甚麼福分才能從那詭異的地方把這麼一個天使帶出來,一邊打量著正在流理台切菜的小青。

將袖口捲到手肘位置露出的精壯手臂正拿著菜刀切生菜,Garry一邊忍著對不協調畫面所產生的笑意一邊走進廚房、從背後給了對方一個擁抱。

聽的見原本沉穩的心跳在被自己抱住後漏跳了一拍,也感覺得到被抱住的瞬間這付身軀顫了一下,Garry蹭著對方的背,想著原來他這麼專心的在做早餐、連自己走進廚房了都沒發現。

被對方寬厚的大手摸了摸頭,抱著戀人的手被拿開,小青轉過身在自己的唇上印下一吻。

「早安吻喔。」小青笑著,「刷牙了沒?先去整理一下再來吃早餐,你的頭髮有夠亂的。

 

11月  里艾-消失 *小羽生賀  http://jessie1010403.pixnet.net/blog/post/167561097

看著里維將煤燈放在床邊的小櫃上,然後伸出手輕撫著床單的紋理,在稍嫌微弱火光的照映下,艾連越發的認為里維的臉龐有著悲傷的情緒。

微微顫抖的跟著坐到床邊,將自己的手覆蓋上對方的手,雖然知道這沒有甚麼功用,但艾連還是想盡自己現在所能夠的、安撫里維。

維持了這樣的狀態一陣後,里維抽開了自己的手,將折的整齊放在床位的被褥攤開後,鑽進了床鋪與被褥的中央。

依然坐在床邊的艾連注視著里維,過了許久,在他認為里維已經睡著時,他聽見了一聲夢囈。

「臭小鬼... ...很冷阿... ...

露出了帶點苦澀的笑容,艾連跟著躺到了床鋪上,伸出自己的雙臂環抱著里維,感受著對方偏低的體溫以及依然因寒冷而輕微顫抖的身軀。

 

12月  豪風R18-寧夜(上) *FB社團友人點文  http://jessie1010403.pixnet.net/blog/post/169322208

 

豪炎寺坐在自己的單人床上,靠著床背捧著國外原文小說閱讀。突然,門啪的一聲被甩到牆上,豪炎寺挑眉看著闖入者,他的戀人,風丸 一郎太。

 

 「一郎太... ...?!」接住忽然朝他撲來的戀人,豪炎寺露出訝異的神色,剛想著害羞的戀人怎麼今天如此主動,隨後聞到一絲酒氣。眉間猛地皺緊,小麥色修長的手指順著對方湛藍色的髮絲往下梳,他用溫和的嗓音哄著依然緊緊攀住他像隻無尾熊不放的戀人。

 

 「一郎太,你醉了... ...嘶!」毫無預警的裸露在外的頸項被啃噬,豪炎寺倒抽一口氣,原本就已墨黑的的眼眸更是在不經意之間變得更顯深沉不見底。

 

 

-------------

日安這裡是伊塔米,今天熊熊想做這個結果發現我12月只有一篇R文噗噗怎麼辦!!

只好乖乖挑了坐前面一段不R的敘述了(艸

不知道大家有看出進步嗎、我個人覺得沒有(掩面

自己說自己沒有進步的感覺好哀桑阿(遠目

而且今年寫的原創意外的多,但是棄坑的也都不意外的多(淚奔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塔米 的頭像
伊塔米

撥雲見日

伊塔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