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都是自創角

*其實算是介紹自家兒女的文啦

*這篇文中兩人年齡設定為姐姐>大一,弟弟>高二

*絕對不是坑、也不能是個坑,如果是坑的話我家帥編輯(性別女)真的會鞭擊我

 

 

 

這是個寧靜的周末午后。

收拾完了與姊姊兩人簡單用過的午餐碗盤,森崎豪御走進位於一樓的自己的房間。

在布置簡單、以淺色調為主的空間裡,森崎豪御爬上單人床,然後到達位於床頭的內嵌式書櫃。

白皙細長的手指滑過書櫃中一本本書的書背,拿出一本小說後,走回與飯廳緊緊相連的客廳,隨興的躺上了客廳中三人做的沙發,將長腿擱在沙發扶手上。

然後他將書舉到眼前,翻開準備開始閱讀... ...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鬼阿阿阿阿阿阿有阿阿阿鬼阿阿阿阿阿鬼!」

淒厲的尖叫聲從自宅二樓劃破了今日的寧靜。

老姊,你又怎麼了呢。

認命的嘆了口氣,把精裝書闔起放在客廳桌上,踩著拖鞋順著樓梯走上二樓。

打開了對方的房間,映入眼簾的是螢幕亮著的電腦、被隨意丟棄在地板的耳機,皺了皺眉,然後反射動作似的接下迎面撲來的人影。

拍了拍與自己比起來顯得嬌小的對方,正在發抖的身軀顯得更加嬌弱,森崎豪御看不見自家姊姊的表情,因為現在姊姊本人正抓著他的衣服低著頭。

抬起手撫順對方凌亂的髮絲,森崎豪御有些遲疑的開口:「呃...老姊,怎麼了嗎?」

呃、應該是小昆蟲之類的東西吧?

但是自家姊姊口中吐出的答案卻在他意料之外。

「嗚、有...有鬼.....」伏在對方面前緊抓著對方襯衫的衣襟,森崎洛希依舊不願意抬起頭。

無暇顧及襯衫開始承載水份是多麼令人不悅,森崎豪御反覆的思考著姊姊話中的涵義。

但雖然是反覆思考,對於現狀只有一句話作為參考依據的情況,森崎豪御也分析不出個所以然。

所以為了問出更多的問題,他把姊姊帶到了一樓客廳,讓對方坐著等讓自己心裡有個底的同時他也準備好了一些小點心。

 「吃吧、老姊。」他很清楚自家老姊幾乎天不怕地不怕,唯獨怕這種牛鬼蛇神之事,身為弟弟的他在心中嘆口氣,想著是否該像在國外的父母報備一聲換間房子以及到底他們兩個誰的年齡比較大。但是眼下最要緊的是該怎麼安撫老姊與了解事情經過。

 這一陣抽抽噎噎哭哭啼啼與用掉了N包衛生紙後,森崎豪御從姊姊口中訴說的支離破碎片段大致拼湊了解了整個事件的經過。

簡單的說起來就是在姊姊用耳機聽音樂時,歌曲轉換之間的空檔她聽見了從未聽過的詭異音色。

....我說老姊、明明短短一句話就可以說明的經過怎麼你就用了一個小時來解釋呢。

不甚明顯的嘆氣,森崎豪御清楚若是讓自家姊姊看見自己嘆氣肯定又少不了一頓打。

摸了摸對方的頭,身為弟弟的他,沒被瀏海遮掩住的左眼瞇起一道弧度,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個可以讓對方放心的笑容。

 

再三與森崎洛希確認過她不會到處亂跑、而是會乖乖坐在一樓等自己回去後,森崎豪御又踏著拖鞋回到一小時前才剛到過的空間。

看著仍顯得雜亂的空間,他頭痛的喃喃念著明明幾天前才打掃整理過怎麼又變成這樣了云云,一邊彎下身將東西分門別類的收納好。

正在翻著姊姊高中畢業紀念冊的時候,身後響起了一陣堪比貞子出場配樂的陰森歌曲,定了下心神,森崎豪御看著擺在書桌上的姊姊的手機,煩悶的想著姊姊怎麼不知道自己的鈴聲還被嚇到呢。

拿起擱置在漫畫本下方的手機,滑了滑熟練的解開密碼鎖,森崎豪御看著高達十多通的未接來電都是同個號碼皺了眉。

鬆開了猛皺的眉毛,但臉部情緒沒有回到一開始的溫暖笑容、而是面無表情。

接著他把姊姊的手機放在電腦鍵盤上,就退出房門走下樓。

經過客廳時他往裡面喊了聲只是手機鈴聲可能是同學惡作劇改的讓姊姊別在自己嚇自己後便快閃進了自己的房間,連還擺在客廳桌上的小說都忘了。

習慣性的把門反鎖,森崎豪御躺上床,瞪著天花板,想著那個電話號碼代表的意義與、自己對姊姊到底抱持著甚麼樣的情感。

然而想的太多太久的下場就是、今天的晚餐必須吃一桌燒焦的菜、沒熟的飯與帶著奇妙酸苦味的玉米濃湯。

吃完晚餐、跑了好幾趟廁所後,森崎豪御本能的遺忘了下午思考的兩個問題。

 

 

TBC.

 

---------------

打上TBC永遠是件痛苦的事

這代表他是個坑了!!!!!!(#

下一期日常打算寫個喝酒之類的鬼(ry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塔米 的頭像
伊塔米

撥雲見日

伊塔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