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YOI深坑。

題目 :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閱讀前須知-------

 

關於:我不知道分哪裡啦(亂滾) /H:5% /狀態:已完結

 

本文作者:晴空

 

作者的話:

聽到這病名覺得很有趣就查了資料來寫

資料很少還滿好發揮的,

不過這篇稿我積欠許久(掩面

從四月中就開始提筆寫了,到現在才慢慢打上來

而且又比手稿原定的字數爆了超多字

編輯說他催稿催到快瘋掉惹(抹臉

除了段落以及偶然發現的錯字(?) 其他內容並未做2次更改

 

-文為本專頁寫手自創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故事開始-------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是一個很有趣的案例。

 

被綁架者因為綁匪的細心照料而對綁匪產生同情甚至愛慕,卻忘了綁匪將自己綁架的殘忍。

 

某種層面上,也算是一種戀愛病吧。

 

 

寬廣的辦公室內有著微微的清香與明亮的燈源,襯托出此間辦公室主人的身分不凡。

 

眼鏡男子坐在皮革製旋椅上,轉著筆,看著桌上滿滿的卷宗以及研究資料,煞是苦惱。

 

他,被稱做醫神的伊神,國內外首屈一指赫赫有名的心理權威醫生,出了名的只愛江山不愛美人,身家清白幾乎沒有傳過任何一絲緋聞,常常蟬聯各國媒體各大報章雜誌「最想嫁給他的男人TOP10」的NO.1寶座,不過自從某家不知名的小雜誌社所留出的小道消息指出這位「男人羨慕女人瘋狂」的心理權威是個同志後,幾乎沒在各種媒體上見到了他的身影。

 

不過本人卻對此感到高興,因為如此,他可以不必整天回答那些鳥記者的鳥問題,也不必有事沒事走在路上都會被要求合照簽名,只要專心乖乖做著他的研究就好了。

 

阿,多美妙的一件事阿 !

 

不過這狀態維持不久,今天早上伊神就接到了一通從義大利打來的電話。

 

電話的另一頭是昔日恩師的渾厚嗓音,腦子裡盡轉著從前的回憶,然而當掛上電話,伊神才發現自己又糊里糊塗的答應了老師的要求。

 

這也就是為什麼他現在要坐在這裡皺著眉頭的原因。

 

這種病症伊神根本沒有好好的深入去了解過,就像一般人總是覺得有些事離自己很遠,所以從沒有認真去探討過,然而實際上真的要派上用場時,才捶胸頓足著自己怎麼不勤奮些。

 

大概就是人的惰性吧。

 

伊神嘆了口氣,他可不想因為這惰性惹怒了自家老師阿... ...

 

忽然地、像是想到了甚麼一般,伊神的脣角勾起一抹魅笑。

 

──要不,拿那隻獵物來當實驗品 ?

 

呐、狩獵遊戲,開始了喔。

 

「哈............不要......」一個全身赤裸的男子跪趴在床上,身軀染上一層嬌艷的粉色,腰部承受著一次比一次還要猛烈的撞擊,代表情慾的吻痕遍佈全身,看起來怵目驚心,男子眼眸不停的滑落淚珠,順著臉部線條滴落床單上形成一攤深色痕跡,已經喊叫到嘶啞的嗓音一聲接著一聲的求饒,理智因疼痛、快感與羞恥而崩解。

 

「阿,要去了──」已經拿下眼鏡的男子,少了白天的書卷氣,多了一份狂野氣息。他低吼一聲,擺動了幾下腰枝,便毫無保留的在溫暖的甬道內釋放自己的所有。

 

「阿,伊、伊神阿──」被壓在床上的男子忘情的喊著對方的名,隨即癱軟身子讓對方承受自己的體重。好像已經累壞的伊神將自己已經軟化的分身從穴口退出,跟著流出來的濁白讓他有種衝動想再作一次。

 

縱慾過度可不好阿... ...何況... ...

 

伊神勾起唇角的些微幅度,為對方癱軟的身軀調整了個舒服的位置,自己也跟著躺下。在臨睡之際,伊神緊緊的抱著剛與自己歡愛完的夜曼。

 

「對不起... ...曼,可是... ...我、我好愛你... ...對不起... ...」帶著鼻音的道歉持續了很久,才漸漸的消失於寂靜之中。夜曼稍稍偏過頭看著將自己囚禁起來的伊神,苦笑的摸了摸對方汗濕的髮絲,喃喃自語。

 

         。」

 

夜曼披著潔白浴袍,赤著雙腳,走進了客廳的大片玻璃窗。

 

看著外頭的人造綠地,今天已經是第23天了。被伊神毫無理由軟禁在他家,已經過了23天了。整個白天只能在這幢滿是僕人的冰冷豪宅內活動,不能到外頭遊逛,而晚上也得幫忙解決情慾的問題。

 

雖然有數不盡的僕人供他使喚,但是自由被剝奪走了,任誰都不會開心的吧 ?

 

但自己為何感覺不到痛苦呢 ? 反而、對伊神可以在自己面前是出自己的軟弱模樣,感到了著迷。

 

各種貼心的噓寒問暖、有空時便抱著自己說甜言蜜語、工作時的認真模樣、房事時有點情色的舔唇帥氣模樣... ...

 

各式各樣的伊神被自己保存在腦海裡。

 

自己該不會是愛上他了吧 ?

 

認清這點的夜曼猛地蹲下,雙手摀住溫度急速升高的臉蛋。

 

阿阿,現在的自己臉頰肯定紅得不像話吧... ...

 

這該怎麼辦呢 ?

 

「你可以走了。」

 

剛洗完澡的夜曼停下擦頭的動作,身軀僵硬的看向床鋪上低著頭的伊神,腦帶無法作出任何反應,只能看著對方吐出一句又一句的話語。

 

「對不起呢,這段時間... ...一直、一直把你... ...」話還沒說完便泣不成聲的伊神感覺到被一股溫暖包附。

 

他聽著對方有些紊亂的心跳,聽著從頭頂傳下來的、有些故作鎮定的夜曼的嗓音:

「說甚麼阿... ...平常看你那麼聰明的樣子,原來是個笨蛋阿。我早就喜歡上你啦,不然怎麼會讓你對我作出那種事... ...

 

夜曼拉開靠在自己懷裡的伊神,俯身吻去他臉上所有的淚珠。

 

「所以、呐 ? 別再哭了唷 ?

 

伊神看著夜曼,點了點頭,再次向前埋進對方的懷裡。

感受著對方的大掌一下一下的順著自己的頭髮,伊神在對方的懷裡扯開一抹邪惡的微笑。

 

呵、實驗成功。

 

 

Fin.

--------

後記:

剛拿手稿給男同學看了之後他對我說

「所以那個攻不喜歡受嗎?(人家有名字的好嗎!

:「對阿,不然你想怎樣。」(聳肩

:「蛤那這樣受好可憐喔!

聽到這句話我摸了摸他的頭,告訴他

「大丈夫的,現實中你和H男過的很開心阿。」

然後他愣了一下,就超大力的打了我一下,

X!OOO你再亂講沒關係喔!

.....

可是我才沒亂講呢(無辜

 

------

新後記☆

這篇其實還沒在專頁出現過xD

因為我丟給編輯校稿之後主管就立馬說專頁不更新了OAO

所以就....x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伊塔米 的頭像
伊塔米

撥雲見日

伊塔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日魂
  • 哈哈!XDDDDDD
    為什麼是拿給男生看呢?
  • 因為他是個天然受~(並不是好嗎
    因為他是被我腐化成功的第一個人,所以就....嘿嘿(#

    伊塔米 於 2013/07/11 08:38 回覆